第三大隊 八中隊程敦榮

 

他是湖北武昌人,十二期空軍官校生。由於他在美國學成回國以後,被美14航空隊借用,與美人一起作戰的戰績很好陳納德為他承請中美兩方的獎勵,他得有我國的三等空軍復興勛章,以及美國的Air Medal勛章。

14航空隊工作時,十二月間,他第一次遭遇日本飛機,是九七式輕轟炸機二十七架由零式戰鬥機掩護來炸零陵機場,程敦榮等架P-40鯊魚機在萬尺剛空發現敵機,由後下方攻擊,程敦榮打敵機群做左邊的一架,連續射擊二次,把敵九七式機擊中起火下墜。他自己被零式機圍攻,機身中了二枚炮彈,一直到打退敵機才 返回來。

同月,他掩護轟炸機前往他的老家武漢三鎮炸敵機場,炸完後,鐵路南邊敵零式機二架由左後上方攻擊他與一個美國人,他向左方脫離敵之射擊火力,咬住敵 機尾擊中該敵,使之一直跌到地上。

月 ,他掩護B-24前往香港,轟炸敵鑑船,日本零式機由前側上方攻擊B-24,他迎上去將敵擊中冒煙下墜,因為忙於繼續注意天空,掩護B-24他不能分神去注視敵機是下了海或是落到地上,所以他只報告:「可能擊落此架敵機。」

月 ,他掩護B-25炸廣州天河機場,敵由右前方夾攻擊B-25,他隨著長機在右上方一同去迎敵,敵機為逃開程敦榮前面的長機攻擊,拉起作上升轉灣 時,他在堸擗漁g擊敵機,使之起火墜下到地。

14航空隊工作了一年,他與同去的我國飛行員,大受美國飛行員的重視與佩服,去年春他回到我國航空隊的三大隊八中 隊來。

三十三年十月,八中隊掩護一大隊B-25去炸黃河鐵橋,在鄭州北面,B-25低空由南向北進入黃河鐵橋上空炸橋,敵人在鄭州一直到黃河北岸都裝有高射砲。於是他們四架戰鬥機先去掃射兩岸的高射砲陣地,壓制地面的炮火,好使得B-25受的損害輕一點。炸大橋是以炸中橋墩為成功,B-25穩穩的投憚,炸彈正中目標,鐵橋墩炸垮了,任務完成準備返航。

當他們由低空升高至五千英尺時,日本東條式機來了,先攻擊隊上的二號友機。鍾洪九追上前去打這東條機。此時,另一架敵零式機咬著鍾洪九後尾來了,程敦榮看見了,很快的衝下去把這架零式機擊中起火下墜,建了一功。

另一次,在嘉魚上空,他與敵機遭遇,可是機槍子彈卡住,沒有子彈打出,一同出擊的李宗唐,抓到了機會把敵機打了下去,回來後一直心中很不高興,難得遇上可惜没有表現。

在湖北的平漢線、粵漢線上,在湖北境內的長江上、公路線上,他打船、打卡車、打火車,足足有半年之久,並不是因為他是湖北人,所以對於佔領湖北的敵軍特別“惱火”,他在盡一個軍人應盡之責。

說話的口音,你聽不到他的鄉音語尾,但他是愛家鄉的。他沒有戀人過著一種樸實的生活,(實際上在美國,在印度他被許多華僑小姐愛過,但因為他立志要打仗,故而沒有反應的漠視這些愛情。)他是偶而也有點激動的對於現實不滿,大體上他不多介意,心中卻把一切看得雪亮。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