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隊九中隊飛行員 王振玉

 

一、家世:余姓王名振玉,山東省平度縣人氏,生於中華民國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當時余祖父王登先,祖母潘氏均於鄉間務農,父王勉齋於本縣城內業醫,母於()清德持教於縣立女子師範,一家五口生活安定,基督小康之家。

二、學歷:余漸長,就讀於本縣縣立小學,畢業後,於民十九年升學青島崇德初中攻讀,二十二年初中畢業,繼於同年秋升學濟南齊魯中學高中部,二十五年秋高中畢業報考航校十期,多蒙錄取,於是年九月五日進入南京陸軍軍官學校入伍,入伍期間共一年三月之久,直至二十六年底,始行升學柳州航校,開始飛行生活。當時航校飛行分初、中、高三階段,初級柳州,中級雲南蒙自,高級昆明,共二年之久,於民二十九年三月十日航()校轟炸科正式畢業,畢業後入部隊作戰。至三十九年考入空軍指揮參謀學校十期正科班,四十年十二月畢業,畢業後入革命實踐學院軍官訓練團十期受訓,四十一年一月底畢業。余之學歷截止目前乃為以上述。

三、經歷:航校之前在社會中並無任何經歷,二十九年三月十日官校畢業後,即入空軍轟炸總隊受訓,民三十一年六月受訓完後調空軍一大隊第一中隊中尉飛行員,三十三年六月調二大隊九中隊飛行員,至三十五年十月調一大隊四中隊中尉一級分隊長,三十六年升上尉分隊長,三十七年九月升上尉一級中隊附,三十八年五月升上尉副44中隊長,三十九年一月升少校副中隊長,三十九年八月入參校十期受訓,四十年十一月畢業,調空軍官校教育處高訓大隊四中隊副隊長,四十二年官校改組,調教育處轟炸組基本組組長之職,年底升上校,任職令四十三年一月一日。

昆明官校受訓照∼1940

四、入黨之經過:民二十五年九月於南京陸軍官校入伍時,始行入黨,當時介紹人為曹舜生連長,關於入黨的動機,因余之父母均為國民黨黨員,余自幼見於其為黨國工作情況以及黨的力量在北伐時期的號召與表現,確是使我這幼小的心靈種下不可磨滅的印象。漸長,余更研究三民主義,更認為三民主義確是一部救國救民的完美主義,所以,於民國二十五年便加入黨的組織,獻身黨國來參加革命的陣營,向建設富強康樂的新中國邁進。

五、自我批評:我自幼所受的教育,最高是空軍參謀學校的教育,所以對於自身學識很感淺薄。因為自幼沒有經歷過社會一般惡習,所以對於社會的惡習一點也沒有染,這是我很感慶幸的,也是我很感自慰的。至於我的經驗,因為我自二十九年畢業後,先後十年餘均在作戰部隊生活,所以對於作戰比較有些經驗。最近服務官校二年餘,對於飛行教練上也領會到不少教學方法。最後談到我本人嗜好,我除了抽香煙之外,無任何嗜好,談到服務之精神,我敢說我是不落人後的。

六、對本黨革命前途之看法:本黨在革命的過程中,第一次革命是推翻滿清建立中華民國,完成革命第一次任務;第二次本黨領導抗戰經八年之久,終於打倒日本,爭取了最後勝利,又完成了革命第二次任務;目前本黨又負起領導反共抗俄的戰爭,相信這革命的第三任務,必會在我們英明的領袖蔣總裁領導之下如期完成。

我的看法由目前國際形勢來看,現在世界已形成民主陣營與殘暴之極權集團二大對壘,在我們民主國家中,以我們的武力地形與措施,我們都佔著絕對的優勢,所以未來的勝利也必屬於我們的。

由國內的形勢來看,在中國的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漢奸賊子會成功的。

再由目前大陸和海外的僑胞對我們情形來看,大陸的同胞沒有不希望我們早日返回大陸去早日拯救他們脫離水深與火熱的,而國外的僑胞於去年全國僑務大會時的表現,沒有不願全力支持政府與本黨反攻。

再由我們民族精神來看,我們中華民族的精神,始終是磨而不磷,再接再厲,越挫越強,對侵略與漢奸作戰是從不屈服。

最後由我們的領袖和主義來看,我們有英明仁慈目光遠大的領袖來領導我們革命,以完成了第一第二兩次革命任務,我們相信三次任務必會完成,我們的主義,三民主義,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主意,它不但適合現在,同時適合於未來,在本質上講,是倫理民族與科學,是以愛為出發點,而共產黨徒是以恨為出發點,所以我們的革命前途是樂觀的,是成功的。

七、人生觀:我的人生觀是樂觀的,我認為人生是要以服務為目的,服務人群是在求得人類的和平與世界的繁榮,凡事不應奪取自私求名圖利,因為,如此只會使社會退化,進入黑暗的世界。

八、今後工作志願:工作是應有目的有意義有希望的,以在目前的時代,當我精神和體力尚能擔負起第一線作戰任務時,我仍願貢獻我的一切來作戰,直至完成革命第三任務止;當我精神與體力不能擔任時,我願任政治工作,來為實現主義,完成富強康樂之新中國而努力。

九、家庭補記:自祖父母以下我們全家都篤信基督教,曾協助教會完成。

左:與妻夏景輝女士結婚25周年紀念1966  與長女蘊蓉(後站者)、次女蘊慈(前右)、長子台生(前中)、次子永生(前左)合影1954

高雄岡山浸信會新堂落成1967 王振玉父(坐右3)、母(坐左3)、妻(第三排右10)皆在鏡中

 

摘自:中華民國空軍官校第十期 畢業八十周年紀念册 盧維明主編

 (編者按:此「自傳」原寫於1954年左右。第九段「家庭補記」由次子王永生於2017年補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