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隊隊長 全正熹

 

全烈士正熹,貴州省荔波縣人,19111117日,全正熹出生於荔波縣洞塘鄉堯所堡上村一個普通農民家庭。荔波地處荒僻,苗猺雜居,文化閉塞,居民老死不相往來。全正熹系家中長子,秉性剛毅,智力敏銳,自幼勤奮好學,5歲啟蒙於本鄉私塾。14歲考入荔波縣立兩級小學,以優異成績畢業,後考入省立都勻第五中學。該校學生來自黔南、黔東南諸地,均系各縣之佼佼者。正熹則是佼佼中之佼佼,深得校方和師長器重,特允其跳升一級提前畢業。

1929年,全正熹中學畢業,返回家鄉。他常與人言歷代愛國志士,崇敬他們為國為民之舉,稱讚他們的高尚精神,以抒發自己的愛國熱忱,博得鄰里敬重。其時,長者挽留他為桑梓服務,學友邀他出任教員,但正熹都婉言辭絕。

其父全耀武雖有望子成龍之心,但基於守業發跡、重振家聲的思想,盼望正熹繼承父業,主持家務,盡瞻養之責,行孝悌之禮,乃強迫正熹完婚,以束其手足,安其心思。正熹熱血男兒,壯志未酬,不願為家庭瑣事所牽,執意不從,乃言學識尚需深造,待學成之後,再議婚事。

次年,全正熹考入貴州省軍官教導團。入學後,他鑽研軍事知識,勤於操練,成績優異。數月後,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武漢分校(黃埔軍校第八期)招生,由各省送學員,正熹遂被選送入學深造。1933年初,又因成績優異被選入中央航校飛行科學習。畢業後,以優等生資格留校任飛行科教官,後提任中央空軍第一隊分隊長。

獻身南京空中保衛戰

1937·事變後,日寇大舉侵華,全國人民同仇敵愾,奮起要求抗日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全正熹奉命調往中央空軍第二大隊第九隊任副隊長,後又升任第十四隊隊長,中尉本級軍銜。

同年8月,淞滬抗戰爆發,中國空軍第五大隊、第二大隊(全正熹所在的大隊)、第七大隊分別轟炸長江沿岸和吳淞口的日艦,以及日軍的陸上根據地。第二大隊轉戰津浦及津沽,淞滬各地上空,出擊敵軍陣地、倉庫、兵艦等烈士經常領隊出擊,冒敵人猛烈砲火及驅逐機的威脅,低飛轟炸,戰果輝煌。817日,空軍第二大隊、第五大隊、第七大隊又對虹口地區日軍司令部和日軍陣地輪番轟炸,日軍損傷巨大,首開空戰勝利記錄,國民政府將814日定為中國空軍節。

1012日,第二大隊副大隊長孫桐崗率諾機六架,自南京出擊大沽口等地敵軍碼頭及運輸艦等。抵塘沽附近,孫副大隊長機旋漿忽然脫落,乃飄滄州附近迫降。烈士駕九○二號機領隊繼續前進,轟炸敵軍塘沽碼頭完成任務。16日,烈士率諾機五架自南京出擊上海敵高爾夫機場,見敵機數十架,停於機場東邊,此際防空砲火暨按照燈二十餘具,向我機照射,我機仍不顧危險俯衝投彈,炸毀敵機十數架。18日烈士率諾機三架,自南京出擊上海瀏河口敵運輸艦及驅逐艦,投彈多枚,全數爆發,敵運輸艦兩艘被炸中燃燒。24日,烈士與隊員游雲章自山東濟寧駕修竣之諾機九○二號飛回南京。1130分,抵江寧板橋鎮上空,遇敵機空襲,因陸空聯絡欠佳,遭敵機五架圍攻,飛機中彈,墜地殉職。時年26歲,追贈上尉。全正熹陣亡後,葬在南京中山陵航空烈士公墓,蔣介石特別召見其妻葉琪瑤(寧波人)及子一,獎賞兩萬元大洋作安家和母子生活費用,此後母子居住浙江寧波。

據全正熹弟媳喬玉英回憶,全正熹殉國後,國民黨中央軍委給當時的貴州省主席吳鼎昌及荔波縣長汪漢來電,責成他們辦理追悼大會。1938年元月舉行追悼大會上,國民政府中央軍委送來兩尊全正熹全身著軍裝銅像,堪稱中國空軍英雄,在荔波縣是史無前例的壯舉,遺憾的是這兩尊銅像在文革中遺失了。

英雄事蹟漸為人知

由於歷史原因,年輕人對荔波大山飛出的空軍全正熹的英勇事蹟瞭解甚少。2008年以來,荔波縣政協文史委就撰寫政協提案《關於要求申報全正熹為革命烈士的建議》,縣人民政府召開提案交辦會議責成縣民政局承辦。並成立烈士材料徵集小組,派何羨坤、石良群、莫孟國等前往全正熹讀書及戰鬥過的地方調查採訪,南京航空烈士陵園有全正熹烈士墓和紀念碑。國民政府空軍司令部編纂記載抗日戰爭中犧牲的空軍烈士書籍《空軍忠烈錄》一書記載有全正熹烈士的遺照、籍貫、簡歷、戰績、犧牲時間、犧牲情況及遺有妻及1個兒子等內容。湖南省檔案館《黃埔軍校同學名冊》記載全正熹畢業於黃埔軍校第八期第二總隊步兵第二隊,畢業時間民國2210月(1933年),時年22歲。

目前,中共荔波縣委、縣政府及縣民政局根據調查組撰寫《民族英雄全正熹同志生平事蹟的調查報告》,以紅頭正式檔,積極向黔南州和貴州省乃至國家民政部逐級申報。

追憶英烈78年前愛情故事

201527日,荔波縣政協文史委主任何羨坤意外地收到一封來自浙江寧波市海曙區的特殊信:這封信自稱是全正熹的外甥陳俊聶先生所寫,他向荔波政協文史委追憶了78年前全正熹在淞滬浙鮮為人知的抗戰及愛情故事。

陳俊聶回憶,母親以前講過全正熹和葉琪瑤的相見、相愛、結婚,頗具浪漫色彩。那時葉琪瑤在杭州城讀書,是一位才貌雙全的女子。陳俊聶的舅舅在西子湖畔新開一家書店,葉琪瑤在課餘之時,兼職書店營業員。穿著空軍軍官制服的全正熹,每逢週末都來書店購書,與葉琪瑤邂逅並相愛。

全正熹烈士畢業于航校二期,因技術精湛,留校任教。陳俊聶說。

全正熹還數次駕機飛臨我家鄉上空,空投食品給我外婆享用,我家是鄉里望族,這事當時可謂是轟動鄉間的美談。抗戰爆發後,全正熹送妻子葉琪瑤、兒子全心穎回到鄉下老家,遂全身心投入對日空戰。當得到丈夫犧牲消息極其悲痛,葉琪瑤不久又患上傷寒病住進寧波慈城保黎醫院,病重逝世。其幼子相繼夭折,就這樣萬惡的日本軍閥發動的侵華戰爭,給我們家庭帶來深重災難和無限悲劇。

據家鄉健在的高齡老人回憶,在上世紀50年代初,還留有全正熹烈士的遺物:幾箱書籍、筆記本、照片等,但歷經數次的所謂政治運動,在最後一次史無前例的浩劫中竟蕩然無存。

“2013年春季,我和表兄一起去南京國際航空烈士陵園掃墓,想不到很快就找到了全正熹烈士的長眠之地。陳俊聶說。今年清明,我準備再去南京掃墓,到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收集有關全正熹保衛首都保衛南京的英雄事蹟。

何羨坤說,現代人的腳步也許走得太快,有很多人已忘記革命先驅的英勇事蹟,要知道,我們的和平是先烈用鮮血換來的,應時刻銘記。為此,今年清明期間,荔波縣正在開展紀念活動,緬懷這名中國空軍英雄,因為他和他的戰友們為國捐軀的精神是我們黔南乃至中華民族的驕傲。

摘自:貴州微生活(記者 文雋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