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 二十八中隊李豫民

 

他在他本期同學中是最年輕的一位,在雲南驛學飛初級機時,人家看他長大,現在他已是「亭亭玉立」22歲的成年了,河北省大名縣的人,在西安軍分校畢業後才考入航校十四期的。

常德會戰期中,他隨機掩護第一大隊B-25投彈,B-25在投彈時,零式機由上而下來奇襲,其中兩架咬住領隊機的尾巴,李豫民第一次遭遇敵機,為了救前方領隊機,還來不及瞄準,為了嚇阻敵機,就對敵機發射子彈,馬上第一架敵機翻下去,第二架側離後返倒過來追他,第一架敵機半滾逃走他也半滾跟追,還來不及開槍,後面一架敵機就跟著打他。打中他的螺旋槳附近地方,排氣管打得冒出很黑的煙,在躲閃中,另一敵機擊中他的機身,叭..叭..聲音很響,他自然曉得敵機所加于他的損害,側翻轉了一個180度的彎,加大油門才脫離了被攻擊的不利地位,還好免強的跟隊回航。

在中原會戰時,他隨鄭隊長等去掃射臨汝一帶公路上的敵騎兵。鄭隊長帶了火箭去打坦克車,他則隨隊打日本騎兵在臨汝公路上足足打了半小時之久 ,日本騎兵很兇悍在地上仰臥著,讓馬群躺下躲在後面向上射擊。他們每架飛機都因為要打死敵騎兵而低飛著掃射,一團騎兵被打死一大半,剩下的頂不住狼狽逃竄,有一次他飛得太低了,差點撞上了樹幹。

在岳陽去打日本船時,鄭松亭隊長首先把插著日本旗的汽艇打起了火,船上日本兵跳入水中逃走他是第四號機,下去射擊時,船上人己死傷大 半,他只是在火上加油把船送入水中。突見友機拉下油箱,他馬上緊張起來,以為是日本飛機來了,就準備迎戰,把帶了下油箱像投彈似的,把下油箱向日本船投去,結果并無其事,事後想想覺得好笑,上次被日機打了一頓,心中就直想同日機再次交戰,才過度反應。

十三十三日,他隨隊掩護B-25去炸羊樓司(岳陽東邊)火車站。他是擔任掩護,還未到羊樓司就發現敵機。可是大家注意但不理會任務要緊,照舊掩護著轟炸機至車站,在車站上空投彈,投彈後轟炸機馬上轉彎返航,李志剛副隊長領了他飛在最後最後的位置上,他發現敵機四架在他們後上方 追上,就決心迎戰,立刻把下油箱拉下,一拉駕駛捍上升轉彎,擬與敵機打對頭,一對頭之後,發現只有敵機一架飛在最前面,有三架落後,他瞄準在前方的敵機射擊,敵機立刻做翻滾逃走,他緊跟而下再予一擊而中,就看見敵機引擎起火墜落下去,從接觸到擊落敵 機就在幾十秒內發生。另外三架敵機看見它的長機被他打落,聯合撲向他來,他就向當中的一架沖去開槍射擊,敵中彈後,做半滾逃走,餘二架敵機,見友機上來攔截向左上升轉彎逃走,左面一架剛拉起,就被李志剛打中起火落下去。

他打完了這個「回合」,立刻轉彎返回,此時天空這時正在同另一批敵機同隊友在混戰,抬頭一看,天空中有一架鯊魚機被零式機咬住在追擊,他就向上攻擊這架零式,救援友機,敵機半滾逃走,他跟追上去,同時又有架鯊魚機也追過來,四架合追著把敵機擊落。

轟炸機由架鯊魚機護送著出了戰圈,剩下架鯊魚機護航機與日本零式機作戰,一直打到洞庭湖湖邊,才編隊返航,是役共擊落敵機八架,我方無損失。這一戰李豫民報復了常德挨打的舊仇。

他的案頭放著一位北方老太太的照片,他告訴我那是他的母親,這同另一位河北省的飛行員谷博一般,破了空軍只以陳列女朋友照片的例子。他今年開始初次認識了一位小姐,那小姐也歡喜他,她為了衝不破一般女人的懦怯慣例,歡喜他,感激他的友情,而不敢接受他的熱情,永結終身的同心結。他的初戀是注定了要成為一種有缺憾的結局。談到那位小姐,他的眼珠上有笑紋也有淚水,他控制著不叫淚水盈眶,我知道這是一個軍人保全儀表所必有的動作,內心中他是需要大哭一場的。

他現在只好祝福那位小姐的幸運,自己忍受著不幸,我呢?要祝福李豫民能控制自己,不要讓生命像淚水一般的滴下來。

我相信他的機警與勇敢可以去擊落敵機,而不叫他自己吃虧,讓初戀的微就此終結。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