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隊4中隊 飛行員 王賜九

 

湖北黃埔 天下黃埔

作者簡介:王賜九 湖南慈利人1917-1995,黃埔17期生,1941年畢業選拔入筧橋航校15期,後赴美陸軍航校學習轟炸,次年回國加入中美空軍混合團轟炸大隊第四中隊任少尉飛行員參加抗戰(1943-1945),後調航委會運輸大隊,歷任中尉、上尉飛行員。19498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航校戰術助教,後歷任空軍第十三師中隊長、副大隊長、作戰科長兼飛行檢查主任、機場副站長等職。1985年離休。(本文由其長女王姑家整理)

一、留學美國陸軍航校紀實1941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美英對日宣戰。由於中國人民的英勇抗日,牽制了大批日軍,促使美國開始對中國軍隊在裝備和訓練方面給予支援。並組成由美國空軍退役軍官陳納德為少將司令官的“中國空軍美國志願隊”(後擴編為美國第14航空隊),從此大大加強了中國戰區的空軍力量。同時美國向中國提供數百架在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殲擊機和轟炸機,並擔負中國飛行員留美深造的任務。為此中國空軍筧橋航校第12期至14期學員分三批先後赴美深造,陸續學成回國投入抗日戰爭。194112月,中央軍校又從第17期第一、二、三總隊的畢業生中甄選70余人成為筧橋航校第15期學員,我便是其中之一。在成都集中後赴川南宜賓學習三個月的初級飛行,19424月結業,經美國教官嚴格考核後有50多名學員合格。

9月輾轉到達美國亞利桑那州首府菲力克斯城,突擊學習英語。11月我們進駐雷鳥民航機場正式投入初級飛行

學習。教員都是民航飛行員,供駕駛的是PT13型雙翼初級教練機,飛行要求熟練掌握好螺旋、快慢翻滾、180度轉彎爬高等特技。突擊訓練兩個月即結業,由陸軍航校教官親臨主考,非常嚴格,連同前二批留級下來的學員一共70余名被淘汰了十多名,我們第四批留美學員也只剩下40來人了。19432月,我們50多人升入圖桑中級航校,教官全是陸軍航校的軍人,供駕駛的是BT13型單翼單引擎中級教練機,飛行課目為熟練起落、白天編隊飛行、白天晚上小長途飛行、儀錶飛行難度較大的技能。此後進行了分科,17人學轟炸(其中第四批學員有九人,我在其中)40餘人學殲擊(其中第四批學員大約是32人),至此我們從成都招考的70余中央軍校畢業生只剩下41人了,淘汰率的確是很高。4月,我們17人升入威裡蒙髙級轟炸航校投入了更緊張的專科訓練,教學更加嚴格,供駕駛的是AT9型和AT17型兩種單翼雙引擎高級教練機,課目為熟練掌握起落、日夜編隊飛行、儀錶飛行和難度更大的單發(即關掉一台引擎)飛行。在兩個月內如期完成了轟炸專科的訓練。緊接著我們乘車到科羅拉多洲拉汁塔機場立即投入三個月的實戰訓練,訓練時間是100多個小時,駕駛的是當時最先進的B-25H型轟炸機,進行起落、儀錶、日夜編隊飛行、低空水準轟炸、俯衝超低空轟炸、機載炮打坦克、低空射擊等技術和戰術訓練。至此,我們完成了這次留學任務,準備回國參戰了。

二、中美空軍混合團轟炸大隊19439月底中國空軍官校派赴美國陸軍航校學習轟炸機的第四批學員17人離美回國,於10月到達印度卡拉奇(今屬巴基斯坦)的中國空軍訓練中心,編入由陳納德將軍指揮的中美空軍混合團轟炸大隊。卡拉奇中國空軍訓練中心於194310月由中國空軍三個大隊和美國航空隊及原飛虎隊部分美軍人員混合組建成中美空軍混合團,下轄一個轟炸大隊(配有60B-25轟炸機)和兩個殲擊攻擊大隊(配有百餘架P-40P-51型殲擊機),統歸美國第14航空隊司令陳納德將軍指揮。轟炸機大隊下轄四個中隊,每個中隊下轄三個分隊,每個分隊配備B-25轟炸機三架。大隊、中隊、分隊的三級隊長均由中美雙方各派一人擔任,美方負責調配訓練指揮,中方負責中國飛行員薪俸供給獎懲管理。先期學成回國的飛行員經編隊訓練後已經隨隊返回國內(包括轟炸大隊的第一、二兩個中隊)。我們第四批回國的飛行員分別編入三、四中隊。實戰訓練期間,赴埃及參加中、美、英、蘇四國首腦開羅會議的蔣介石曾偕宋美齡(中國空軍奠基者,後被譽為中國第一位空軍司令)飛抵卡拉奇中國空軍訓練中心視察。在對列隊歡迎的數百名中美空軍空地勤官兵進行檢閱後命令大家席地而坐,他和宋美齡相繼作了慰問講話。

抗戰時期王賜九與妻子合影

12月下旬編隊實戰訓練結束,一中隊去陝西漢中,二、三中隊去四川梁山(今梁平)。我們第四中隊到達桂林,擔任的作戰區域是南起廣東沿海北至漢口東達九江。目標是日軍的港口碼頭、船隻艦船和陸地上的交通樞紐軍事基地、後勤補給設施、機場及軍政部門集中地以及配合陸軍進行較大規模的陸空聯合作戰。

三、中美空軍比翼長空痛擊日寇四中隊戰區地域遼闊,大有用武之地。中美飛行員同仇敵愾比翼藍天不到一年就掌握了制空權,使窮兵黷武的日寇在喪鐘轟鳴中成為強駑之末。我們出襲方式一是單機輪襲的疲勞困擾戰術,多用於夜間對敵占城鎮、交通樞紐等要害進行輪番轟炸,自薄暮至黎明徹夜以單機輪替轟炸不輟,使日軍惶惶不得天明。一般出動三至四架轟炸機,每機裝載100磅炸彈14-20顆,或250磅炸彈8顆,或500磅炸彈4顆。首架機薄暮起飛,其餘相隔定時續發,最後一架于黎明前返回。進入目標後反復盤旋轟炸2-4次,每次投彈4-6顆。每一架完成任務後第二架接踵而至如此輪番轟炸。二是雙機配合出襲,主要是策應陸軍對敵陣地據點炸毀破壞或殺傷敵行動部隊、坦克裝甲部隊及船舶艦艇,是一種時效性很強的作戰方式。由長機根據情況指揮雙機一起投彈或分批投彈,有時也採用一機掩護另一機俯衝進行低空投彈或炮擊,相互交替的進行攻擊至完成任務。若出現彈藥告磬、任務尚未完成時則在返航途中用電臺向基地報告另派雙機接替。三是分隊或中隊編隊(多個品字形或十字形)的大規模作戰方式。主要是對敵軍政集中城區重要車站、港口、橋樑等要害予以致命摧毀,殺傷較大威力震撼。

1. 對城陵磯機場的轟炸19443月某夜在對敵湘北城陵磯機場單機輪襲中,我飛首機,于薄暮出發關掉了機上全部航行燈,潛飛到目標上空,地面仍燈光閃爍,在我投下6100 磅的第一批炸彈後日軍才如夢初醒,以高炮倉皇對空射擊,我已升高左轉了,領航員魏俊生少尉見機場內有幾處著火興奮得大叫:“命中了。”我在週邊盤旋一陣後改變航向再次下滑瞄準投下第二批炸彈後立即脫離火網,見機場又有一處著火而且火勢較大。我立即變換飛行角度、速度和高度,並關掉全部航行燈,盤旋爬高仔細觀察地面情況,但見城陵磯日軍機場已成為一片火海,可能是擊中了油庫或是未能起飛的飛機。這時在我機後上下左右的高炮彈有如天女散花似的。返航途中恰逢我隊第二架單機接踵而至,無疑日軍機場又面臨更大厄運了。第二天,根據桂林李家村機場派往湘北偵察巡邏的P-51殲擊機飛行員返航後反映:敵占城陵磯機場房舍有的被毀、跑道多處有彈坑並有油車和飛機的殘骸,不少日兵在機場內忙亂著進行善後工作。

2.對岳陽火車站的轟炸5月下旬一個晴朗的上午,為扼制約十萬日軍自湘北南侵長沙的攻勢,中隊長迪克少校和王育根中校帶領中美飛行員出動六個機組,組成二個品字形縱隊執行轟炸岳陽車站的鐵路和後勤補給設施的任務。這次出襲我飛六號機執行轟炸岳陽車站的任務。機隊自桂林由南向北高速飛行,在長沙附近上空與由芷江機場起飛的20多架P-40P-50殲擊機匯合,在其上下護航飛近岳陽車站前方時,日軍高炮齊發的定時炮彈騰空而上,大多在我機群的上空和後方爆炸,遠處有日軍零式攻擊機十餘架正伺機迎擊,我殲擊機群立即靠攏,上兩層下一層進行護航。在長機打開彈倉瞄準投彈的瞬間僚機同時行動。就在機群相繼投下500磅炸彈8顆、250磅炸彈16顆和100榜炸彈30顆共計十餘噸(內有部分是延期的)時,日軍20多門高炮和數不清的高射機槍對機組形成密集的空中火網。當我投完彈關上彈倉下滑右轉跟進脫離火網時,射擊員任少密慌忙從炮塔爬下來向我報告“左油箱打著了!油跑光了!我已把跳傘門拉掉了!是不是跳傘?”神情非常緊張,連跳傘時才掛的胸傘也掛上了。我並沒有感到飛行操作有什麼異常,問起火沒有?他說沒有。我檢査油表,除左前油箱的油耗盡外另三個油箱完好,總油量可供返回基地。我即令機組成員:“飛行正常、堅守崗位”。此時日機群仍在遠處遊弋,有時其機身的太陽國徽也隱約可辨,攝於我護航殲擊機多,性能遠比日機優越,又是上下三層在護衛無隙可乘始終不敢靠近,只能是虛張聲勢地竄來竄去而已。我機群全部安全返航後,檢查我機左翼前沿箱穿了個碗口大洞,機翼大樑也打掉了三分之二,大家連呼“好險!”。隊長迪克把我抱起來轉了好幾圈,然後翹起大拇指,由衷地讚揚我中國飛行員臨危不亂的大無畏精神。戰友們也都為我機組額首稱慶。下午,從攝影員沖洗的照片看到,岳陽火車站已大部被毀,鐵路炸壞一段,屯集車站附近的軍用物資正燃燒冒著濃煙,可以估計日兵死亡不在少數。這次轟炸使日軍多年興建賴以入侵我西南的後方重要基地瀕臨癱瘓,非短期所能恢復,迫其進攻長沙的先頭部隊後援不繼,為我軍部署衡陽保衛戰贏得了寶貴時間,在戰略防禦上具有極大的意乂。

3. 轟炸蒲圻基地岳陽車站及附近軍事設施被毀,車站兩端的鐵路線被炸壞一段,在日軍進行搶修期間使漢口至長沙不能貫通,由北向南增援衡陽會戰的日軍和大批軍用物資均以湖北蒲圻為集結地。我殲擊機偵察發現,日軍避開鐵路線以大量的汽車進行運輸,採取沿群山圍繞的隱蔽線路:崇陽-通城-平江-瀏陽公路線日夜向株州挺進,以增援衡陽會戰。中隊奉命在殲擊機掩護下經常日夜向沿線日軍進行轟炸,雖有殺傷力但效果不理想。大約是六月中旬的一天,中隊以機群方式出襲轟炸蒲圻基地,由中隊長王育根中校指揮六機編隊執行任務,我飛四機。當機群飛至平江通城間公路上空時,發現停有很長的車隊雖經偽裝仍不難辨認。突然間隱蔽在公路兩側的上百門髙射機槍群射向天空,數公里範圍內的天空是火光一片。為了不影響主要任務的執行,轟炸機長機與殲擊機長機協商後確定,留下十餘架殲擊機對敵車隊和日軍輪番俯衝發射火箭並用機槍掃射,少數裝載有幾顆100磅炸彈的殲擊機亦俯衝投彈,給日軍以重創。我轟炸機群在另28架殲擊機的護航下繼續向蒲圻方向飛去,遙望下方日軍車隊多處燃燒起火,高射機槍也成了啞巴,心裡痛快之極。我們飛到蒲圻車站上空瞄準投彈時,地面上只有少數高炮對空射擊,炮彈大多打在機群的側上方爆炸幵花,空中亦無敵機欄擊,幾乎沒有遇到抵抗。殲擊機群亦在保障護航的前提下輪番俯衝發射火箭和進行機槍狂掃,轟炸機群在目標區內更是傾其所有,把蒲圻車站和附近的建築統統炸個底朝天,此時的心情是何等的解恨。達到預期目的後機群勝利返航。

4. 遠襲蚌埠日軍華中大本營防守衡陽的陸軍第10軍方先覺部因敵我懸殊,而駐守芷江一帶湘江重要門戶的第四方面軍王耀武部,又正面對日軍幾個師團的進攻,鞭長莫及救援不上,87日衡陽失守。日軍又向桂林進犯。桂林中國空軍混合團一部分殲擊機和轟炸機四中隊遷駐芷江機場,隨後我中隊奉命遷至重慶西南的白市驛機場。二中隊駐萬縣西南之梁平機場,另兩個中隊則遷往陝西漢中一帶。10月我中隊奉命遠襲蚌埠日軍華中大本營,由隊長迪克少校率領全中隊九機編隊出襲。先一天下午加滿油裝好彈並詳細研究好航線,接著轉移到梁平機場再一次集中研究作戰技術和一切應變措施。因此行跨越川鄂豫皖四省和平漢、京滬兩大鐵路線,空中距離兩千公里之遙,接近轟炸機的最大作戰半徑。由駐安康機場的殲擊機大隊出動30架殲擊機護航。日軍在信陽和蚌埠均有較好的機場,但日空軍對我軍沒能構成威脅,其高炮陣地亦為我殲擊機所壓制,我轟炸機編隊將全部炸彈投向日軍兵營、彈藥庫、糧食與物資倉庫、車站,日軍華中大本營受到重創,一片火海。我機群在安全返航途中,只有美國飛行員駕駛的一架轟炸機發生故障迫降在老河口五戰區機場。

四、緬懷戰友企盼團圓1945815日,日本侵略者終於在中國人民堅苦卓絕的八年抗戰下徹底失敗,無條件投降了。中美空軍混合團建團時間不長卻是戰績輝煌,打掉和轟炸掉的日機數以百計,摧毀日軍軍事基地和軍事設施不計其數,給日本法西斯以徹底的教訓和致命的打擊,牢牢掌握了中國戰區的制空權。後來空軍副司令員王叔銘將軍向中美空軍抗戰有功人員授勳,代表航委會授予我三級復興勳章和楷模獎章各一枚並晉升空軍中尉。往事歷歷猶現眼前,我們不會忘記那中美空軍比翼長空的崢嶸歲月。當年並肩作戰的中美戰友有的忠骨長埋,有的先後作古,有的行蹤不明,美軍戰友已回故土。我們緬懷當年搏翼藍天、前仆後繼、視死如歸、用血肉之軀譜寫出曲曲凱歌的戰友們,也為自己成為其中的一員而深感光榮和自豪,更盼望祖國統一、富強。

王賜九教官(左一)指導中國空軍運輸機中队飛行員

1951-1952年擔任新中國第一批女飛行員主教官(後排右一)

1953年與解放軍空軍部隊戰友合影(二排右二) 1960年在鄭州機場指揮塔中(右一)

來源:湖北黃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