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十七中隊分隊長 秦家柱

 

秦家柱,原籍湖北省恩施咸豐縣丁寨鄉,191282日在漢口出生,他的父親秦國鏞是中國航空事業的創始人之一。他從小聰穎過人,體魄健壯,勇敢好鬥,尤喜愛足球運動,是交通大學足球隊隊長。

1931年,中央航空學校第二期招生,他秉承父訓離開交大,考入航校機械科,學習成績十分優秀。畢業後複入本校第四期飛行科深造。1935年,他以學行雙優留校任教官。次年秋,被調派洛陽空軍第十七中隊。西安事變後因迎蔣介石返京,升任空軍少尉分隊長,調駐句容。

淞滬空戰

1937盧溝橋事變之後,繼而日軍又在上海挑起·一三事變,在海空配合之下,日軍炮轟中國軍隊陣地,中國軍隊奮起還擊——“淞滬會戰由此爆發。

在抗日戰爭開始之時,中日空軍戰鬥力的對比是:全國所有的各種飛機加起來是305架;而日本陸軍航空兵力為140個中隊,

海軍常備基地航空兵力為65個飛行隊,陸海軍共有飛機約2800架,投入到中國戰場上的飛機是500多架。就是在這樣力量對比懸殊的情況下,中國空軍在1937年的淞滬會戰中與日軍展開了殊死的戰鬥。

813日這一天,我駐廣德的空軍第二大隊,駐揚州的空軍第五大隊和筧橋航校暫編混成大隊出擊日軍。

14日,第二大隊飛上海轟炸了日軍第三航空隊、楊樹浦碼頭和正在那裡登陸的日軍陸戰隊。下午,日軍採取報復行動,派出大批飛機轟炸筧橋機場。

經過兩天的空戰,中國空軍感到雙方力量懸殊,決定把第四大隊調往筧橋增援。空軍第四大隊大隊長高志航,領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3個中隊,秦家柱是二十三中隊的分隊長。全大隊28架飛機,都是美制單發動機,時速227公里的柯帝士和霍克Ⅲ型。機上裝有機槍兩挺,機身下可載500磅炸彈一枚,兩翼下可載18磅炸彈八枚。這兩種機型只是一種俯衝轟炸用的強擊機,不是專為空戰用的戰鬥機。但這種飛機具有多種用途,火力強大,續航時間長達4小時30分鐘,戰術運用得當,很具殺傷力。

14日下午1時,高志航飛行大隊陸續向杭州筧橋機場飛去。當時天氣很壞,長江一帶烏雲密佈,間有雷雨,飛機在煙雨迷蒙中顛簸前行。為了躲避雷擊,飛機改成縱隊超低空飛行,緊急降落筧橋機場,正待停機加油,警報響起了。原來是日本海軍木更津航空隊的轟炸機來犯。高志航立刻下令飛機不要停車,一半起飛警戒,一半加油待令出擊。並用信號指示還未降落的兩個中隊留在空中截擊日機。高志航隨即升空指揮戰鬥。秦家柱此時帶領兩架僚機在空中發現了敵機,遂加大油門猛衝過去。

日本空軍素來輕視中國空軍的戰鬥力,他們的轟炸機均不要護航,以單獨行動的方式投入戰鬥。加之戰爭初期,他們在華東地區沒有機場,所有行動都由航空母艦上起飛或從所佔領的臺灣、朝鮮乃至本土起飛,勞師遠征,力量分散,因而無法集中施行以獲得最大效果。此時一架被發現的日本轟炸機遭遇中國的強擊機,心知不妙,匆忙丟下兩枚炸彈後鑽入雲層向東逃去。秦家柱緊追不捨,從3000米雲層之上一直搜索到下面,終於再次發現對方。秦家柱和高志航幾乎同時逼上,從兩個方向夾擊,四挺機槍射出憤怒的子彈,日機應聲下墜,連同其未投放的炸彈,轟然爆炸。此舉是中國空軍殲滅敵機的首開紀錄。

此仗中國空軍大勝,在30分鐘時間裡,擊落了6架日軍轟炸機,而自己無一傷損。為此,張治中將軍揮筆書寫淞滬神鷹四個大字,製成錦旗送給第四大隊,重獎空軍英雄。捷報傳開,全民振奮。國民政府把這一天定為航空節。歷史將永遠記住參加這次戰鬥立功飛行員的名字,他們是:高志航、秦家柱、李桂丹譚文鄭少愚王遠波、龔業悌等。

815日,日軍於前日以臺灣為基地的第一聯合航空隊鹿屋航空隊的9架三菱96陸攻機在杭州筧橋受到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痛擊後,又先後派機60餘架分批突襲南京、杭州、嘉興及曹娥等地機場。企圖報復並尋殲中國空軍防空力量。當日淩晨,日機34架分批借著夜色掩護襲擊杭州。5時左右,中國空軍第四大隊奉命掛彈,轟炸停泊在溫江口外的日軍航空母艦龍驤號。530分,各機正在掛彈準備出發時,突襲警報驟響,高志航下令卸下炸彈升空迎敵。21架霍克Ⅲ摘下炸彈在黑暗中起飛,秦家柱緊隨高志航升空。不久二十二中隊的張光明首先發現從南方飛來的4架大型雙翼機。張光明和戰友鄭少愚立即從後方逼近開火,日機措手不及,一長一僚,當即雙雙起火下墜。同時另外兩架也被中國空軍的3架霍克Ⅲ圍住,瞬間即全部報銷。

這一戰鬥過程,僅有三分多鐘。不多時,只見又有9架日軍89式轟炸機,從西南方向帶著沉重的炸彈飛向筧橋機場。高志航立即率先跟上,先將敵帶隊長機擊落。其它敵機倉皇逃竄,被乘勝追擊的中國空軍飛機趕上後全部殲滅。這次戰鬥,我方飛機無一損失而擊落了13架日機,830分,淞滬神鷹順序一架架返回了筧橋機場。

當日下午,日軍木更津航空隊傾其所有2096陸攻飛機從日本九州大村出發,跨海遠襲南京。14時左右南京電令空軍第四大隊16時前到達南京。第四大隊飛到南京上空時正好就碰上了來犯的日軍攻擊機群。此時,秦家柱也帶領3架波音-281從南京起飛。他們截住了第二批到達的日機並且擊落了其中一架。下午這場惡戰,中國空軍的戰術巧妙,攻勢淩厲。來犯的敵機丟下5架飛機殘骸和35具屍體,大敗而逃。

815日這一天,在幾個戰區上空共擊落日機34架。號稱日本皇軍精銳的木更津和鹿屋航空隊均折損過半,木更津航空隊的司令官石井義將大佐因此引咎切腹自殺。

壯烈犧牲

1937823日,第四大隊第二十二隊隊長黃光漢,率第三、第四、第五大隊飛機共十九架,飛向上海吳淞口,轟炸登陸之敵軍及敵兵艦、運輸艦。由第三大隊第十七隊隊長黃泮揚率波因機七架,自句容出發負責掩護霍機。

秦家柱分隊率先升空,一路上他們以超低空飛行,躲過了日機的攔截;但秦家柱的飛機抵達上海時吳淞口時,與敵機發生遭遇戰,擊落敵機兩架,擊傷一架,我機一七○四號一架重傷。

秦家柱駕一七○二號機不幸被從側方飛來的一架日機擊中。見飛機被損嚴重已經不能與敵繼續周旋戰鬥,當即決定殺身成仁:他試圖以傷機衝撞下麵的敵艦,與之同歸於盡,身受重傷的秦家柱把握住方向,讓拖著濃煙烈火的飛機徑直向日本海軍的旗艦出雲號撞去;可惜,日艦發射的高射炮火愈加密集,秦家柱的座機未及目標即被擊中,爆炸解體,墜于江中。生前因功奉頒一星星序獎章。追贈中尉。遺嗣子一。

秦家柱最終壯烈殉國,年僅25歲,後國民政府追認其為抗戰烈士,入祀忠烈祠。

烈士身後

 秦家柱是當年犧牲的眾多中國空軍戰鬥英雄中的一位,在“8·14空戰之後三個多月裡,中國空軍以拼盡所有家底的代價,取得了包括擊落日軍飛機230多架在內,而重創敵寇的巨大戰果。

秦家柱為國捐軀之時,他的父親秦國鏞尚在北京,由於堅拒華北偽政權的任職勸誘,秦氏處境早已非常困窘——苦心經營的石廠、商行盡行停業,一家人在清貧中度日;其長子先因勞疾病故,而秦家柱犧牲在戰場上的噩耗又隨之傳來,秦國鏞無法承受這兩度襲來的喪子之痛,終以咯血不治,於1940年病故於北京,享年64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