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二十八中隊 周石麟

 

意外參軍 用聖經說服母親同意其參軍

獨子要在空中飛行,母親絕對反對,周石麟拿出聖經故事替自己擔保,“只要與上帝同在,我不怕。”

周石麟說:“其他人都笑我瘦不拉嘰,瘦瘦幹幹的,想去考空軍,別期望了吧!”空軍體檢那麼嚴格,他也就不抱期望,那只好偷偷地想,“我去做體檢可以吧”,這心裡頭的小詭計,“我沒告訴別人”。周石麟開心地說,也不知道怎麼及格的,“我真想不到,我能進空軍”。

“瘦巴巴的,我以為門兒都沒有”,別人都說,周石麟你吹牛。等到真離開家了、進了官校了,“他們還真服氣”,周石麟調侃自己:“我也不知道我怎麼進的空軍,我是去檢查身體的,呵呵!”

“生死不計、不在乎”,這是周石麟年少時候的想法,但母親當時可不那麼想。“空軍()取了我,母親不同意”,獨子要在空中飛行,母親絕對反對,周石麟思索著“那怎麼辦”,怎麼說服母親呢?

周石麟靈機一動,拿出聖經故事來替自己擔保!“保羅那場仗怎麼打贏的呢”,周石麟對母親說,個子那麼小的保羅都能靠石頭把大個兒打倒,“只要與上帝同在,我不怕”。說到聖經,“老母就同意、接受了”“信仰對母親影響很大”,尤其在父親出差經商卻遇上船難早逝的前些年,他認為,基督教讓她心裡有所寄託、慰藉。周石麟靦腆地說,這故事對其他人沒什麼意思,但對他來說,“就是這樣讓我進軍校的”,不然也不知道參加空軍有什麼意思。

印度受訓

中國空軍當年能被美軍和日軍看上眼,是因為日本軍艦開到上海黃浦江時被中國空軍王牌飛行員高志航這批人炸得很慘,“飛機炸彈都飛到軍艦上去了”,中國空軍名號就打響了。

日軍當年的猛攻,讓中國人吃盡苦頭,但繼續西進未果的情況下,卻選擇了南進。“誰知道南進就惹出大禍了”,周石麟綜觀全域,並向歷史提問:日軍戰略為什麼會如此,“我們也不懂”。但若不是因為日軍追著中國空軍打,也就沒有後來的故事了。

日軍當時最在意空軍,那對他們是很大的威脅,周石麟說,中國空軍當年能被美軍和日軍看上眼,是因為日本軍艦開到上海黃浦江時,被中國空軍王牌飛行員高志航這批人炸得很慘,不僅打傷許多人,“飛機炸彈都飛到軍艦上去了”,於是中國空軍名號就打響了。

日本人想斷中國後路,所以炸機場、炸學校,“弄得我們受訓完,居然沒有飛機可飛”,周石麟還因此受了一年陸軍訓練。時任第四航空大隊大隊長高志航等人不要命地打對日軍很是威脅,美國人才發現,原來中國空軍可用。周石麟等中國空軍是在這樣的情勢下,先後被送往美國和印度的美軍基地受訓。

提及印度,周石麟說,印度的種姓制度,“我至今不喜歡”。當時,整團空軍前往加爾各答,再轉往喀拉奇空軍基地受訓,不僅經歷長途跋涉,還得通過海上航行才能從孟買出發前往美國,等船的那段日子,團長帶他們住進當時一家英國人經營的大旅館,他在那兒見識到了,像印度這樣的國家,什麼階級的人在旅館只能從事什麼樣的工作,甚至,那麼貴的旅館實際上也不該是他們能入住的,周石麟認為,這領隊根本“搞烏龍了”。

周石麟舉起右手,放在自己左手腕上,擺出假裝翻開手錶的樣子,取笑說,同袍們當時提起印度,就會說,“加爾各答,疙瘩疙瘩”。

顛沛軍旅 菜鳥參加抗戰不過是時勢所逼

周石麟謙稱,參加抗日戰爭不過是時勢所逼,自己當時只是“菜鳥”,“當初打日本也沒什麼特別的”。

從印度把飛機飛回中國也是空軍的重任。飛機組裝完畢從印度一站站飛回雲南昆明,周石麟說,沒有飛機飛的時候,人員就搭運輸機回去,從孟買飛越險峻山脈。提起蔣介石座機的首任機長林大綱的犧牲,周石麟認為,真是太冤;飛越駝峰航線的空運隊C47峨嵋號因有載量限制,爬升高度後如何切入航線是要考慮的關鍵點,“這個人(指林大綱)很糊塗”,順風還照常飛,“撞山,一架飛機就撞掉了”。

說到載量,周石麟當時有個同學還為了多帶點物資,鋌而走險。周石麟帶著憐憫又無奈的心情說,“我們的一個寶貝同學,幾乎把生命財產都帶上飛機了”,不僅自己的東西多,還有別人托帶的,於是飛機太重了,“飛機往上爬爬爬,爬不動了”,但又捨不得丟掉東西,“只好讓飛機在某個高度上轉換動作”,看能不能繼續飛。周石麟感歎,當時物資實在太匱乏,為此鬧了不少笑話。

珍珠港事變發生,美國總統羅斯福向日本宣戰。

日軍在中國打了多年,“我進入空軍,軍隊拖著我走”,周石麟結束了自己與家鄉長沙的關係,“日軍一直炸,我們一直跑”,周石麟謙稱,參加抗日戰爭不過是時勢所逼,自己當時只是“菜鳥”,“當初打日本也沒什麼特別的”。這時中方對日方的作戰關係是被動的。

周石麟當時高中畢業就進入空軍,年紀尚輕,不過,敵方日軍也年輕。周石麟說,你年輕我也年輕,“我們就比體力,看誰先累”。周石麟回憶,最後日本人投降時,他人不在部隊,沒親眼看見受降典禮,但“抗戰八年啊,真的很久”。

打仗很簡單,敵人來了就扣扳機

這打仗簡單嘛,前面傢伙沒看見我晃著晃著就到我前面來了,在我攻擊範圍內,我不打他誰打呢?他晃過來之後,我一扣扳機,就被我打著了。”

十二十四日,他由印度到桂林基地的第二天,就被派隨部隊掩護B-24去炸廣州白雲機場。三大隊七架鯊魚機14航空隊五架鯊魚機,隻鯊魚在兩邊保護著隻大海鯨,陣容是雄偉而浩蕩,周石麟是左翼最後一架機。

投彈於白雲機場之後,東條來了,敵機由正前上方下來,也由後面進來,他原來在外側的,結果卻飛在當中的位置去了,此時左後上方一架「東條」來攻擊他的左前方領隊P-40機,他看到火星似的洩光彈,知道敵機已開槍,他左轉以60度角對著敵機射擊,把敵機打冒煙逃走了。

右後上方有來了一架敵機,攻擊他的領隊機,他就在距敵機200公尺遠的左後下方,仰攻敵機,一下就把敵機打中起火落下去。正高興他幹了一架,正打算改正飛機狀態推頭下去,没有注意後方趕上一架敵機,一陣槍響,聽到機身中彈像大雨打在棚子般響,馬上一推桿打翻機身變成尾旋跌下去,這一跌,到三千尺高度才改正過來,改成平飛以後,他第一件事檢查飛機儀表情况如何,應没中要害儀表一切正常放心下來,再是判別方向搜索天空,找尋自己飛機所在,他看到天空中飄著好幾頂白傘,一架大海鯨B-24與五架日本飛機在天空冒火掉下去,這景象真是驚天動魄。

他升高尋找編隊群,結果我找到了大海鯨編隊,他看只有他一架飛機,別的P-40鯊魚機都未跟隨海鯨,他心中一面擔心友機的安全,一面再次檢查自己飛機,他看見右翼面被敵機打了一隻如菜盤大的破洞,附翼也打掉一半,這時他看見鄭松亭隊長的飛機,他想追上去編隊,可是追不上,飛機破損了速度不夠快,他只好單獨一架飛在海鯨群的右後方。再檢查,發現升降舵也破了,在快到桂林時,見到後方的鯊魚機 個自而回,讓他們先下去他怕自己輪子破了,落地一後,就攔住路,妨害友機的下降,所以最後一架很平穩的落地,他數一數鯊魚機一架也沒有丟,心裡才高了興。在飛機停定後,機械士告訴他螺旋槳打了一個大洞,傷成這樣都回來了真是 命大。

這一役是他第一次出任務,他自己打下一架敵機,我方美14航空隊B-24被擊落一架,美國人全跳降落傘於自己的陣地,零式機來了二架被擊落架。第一次出動就親歷一場大空戰,煙火、火藥氣味,人員跳傘,這光景叫他在腦子媄舅F一幅難忘的強烈油畫。

第一次他是幸運的,第二次他就吃了點苦頭,在去年的日,美國人二架P-40高空掩護鄭松亭隊長所率領的四架P-40,去當陽荊門一帶公路線上尋找運補給的卡車隊,到宜昌鴉雀嶺附近的公路上,發現了卡車隊伍。

公路是由西往東方向,路南邊有個山坡,坡上樹叢中有房子,坡前公路上停三輛卡車,油布蓬下全是箱子,鄭松亭首先下去打中第一輛卡車,立時起火了。不知是張濟民還是毛昭品去打中第三輛,一中彈也起了火,周石麟下去打正中的第二輛也打起火,他們都很高興那車堨是裝運的汽油,一打就着火。

緊跟着他們發現了第二批車輛,在西邊一公里遠,一座小橋的西邊有一輛車被鄭松亭隊長打中起了火,隨後打橋東的二輛,打中了沒有起火,第二次打才使之起火,剩下了一輛車,在山坡西邊一點,周石麟下去打中,擊中並沒有起火。他拉起飛機在山坡的房屋院子上通過才發現,此處大概是汽車保養廠,裡面的停放的七八輛汽車,全是零件放滿地的壞車,正好在屋子外面停有一輛滿裝東西的卡車,他心中以為回來時再打,不料就在這時候,從左邊屋內打過一排機槍子彈,打在他左側座艙的玻璃上,玻璃裂片飛起打破了周石麟手臉,他由鏡子中(這鏡子為反映後面的敵機而設置的)看到血流滿臉,用無線電告訴鄭機長:「我中了彈,山坡的院子後面有卡車,你們去打。」

由友機護送自己先行返回基地,在高度尺,飛到宜昌附近,發動機震動很利害,並冒出大量的黑煙,他知道飛回不了基地了,心中想,只要飄過長江,就可以不至於陷於敵陣。他正要加滿油門,可是忽然間飛機停車了,他知道不好,趕緊關死電門,利用3000尺的高度把飛機向長江西岸飄,他拉掉副油箱,以减輕重量,鎖緊肩帶打開座艙蓋,一飄過了江,在宜都境內見了一塊乾水塘迫降下去。

順利的迫降,人還好沒有因迫降而受傷,只是手臂中了彈片受傷,臉上是被玻璃打破皮,村莊的老百姓見狀都跑來幫忙把他拉出了飛機,他在不幸中算是好運保全自己。

他是湖南長沙人寬闊的大臉,說話很週密,初一見你或者覺得他是沉默的人,但開了話匣子,他組織語言如同作戰一般,週密而精神。最近他得到了母親已由家鄉逃到重慶的來信,很稱心的吁了一口氣,等休假時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母親。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