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隊第四中隊空勤 伍國瑜

我的父親伍國瑜,他 是在1923123日(陰曆)出生於廣東省臺山縣, 於大江鎮的福慶里村。我父親是獨生子,沒有兄弟姐妹,193777日,日本帝國開始侵略中國,並很快佔領了中國東部大部分領土。中國國民政府在1213日撤守南京,撤回內地在四川省重慶成立臨時首都。

1943 3 月。我父親當時是20歲,他本來是在昆明讀書,但他決定離校從軍抗戰。當時中國已經抗戰有6年了。

我父親是在四川省銅梁的軍士飛行學校開始飛行訓練。父親是該校的第7期生。(注:在第16 期的士校畢業生。他們在完成基本訓練後,加入抗戰行列,之後能夠培訓為官軍如士校一期為官校十一期特班) , 但是我父親在銅梁沒有機會成學。因為在該年十二月,他獲知他和40位同學提前加入新成立的中國空軍中美混合隊聯隊第一大隊第四中隊,擔任空勤人員(屬於美國第14航空隊)。

19431231日,我父親和40位隊友飛往印度卡拉奇接受B-25中型轟炸機訓練。B-25轟炸機是美國杜利特爾將軍在1942418日大膽突襲東京的同一類機型。

1944年在印度卡拉奇訓練與戰友合影,家父為後排右手第三人。

我父親在印度大約 6個月後完成飛行訓練。在19447月,在他返回中國途中,他的部隊被調派到緬甸密支那協助第三中隊在緬甸作戰,支援美國和中國遠征軍攻打當地日軍。密支那在戰略上是很重要的地區,不僅因為它的鐵路和水路交通線是鏈接其餘缅甸的地方,而且它還是在重要利多公路的路線上。中美聯軍終於在194483日從日軍手中奪回密支那。

19449月。我父親的部隊終於回到桂林向第四中隊報到。大約過了10天,他的部隊被派往前線駐紮在重慶白市驛機場 (後方機場) 湖南芷江機場是為前線機場,他部隊在準備狀態要出發就多数紮在芷江機場,部隊在休息狀態就轉後駐紮在白市驛。

1944年轟炸黃河鐵橋後與B-25轟炸機合影,父親只蹲伏在前排中間帶白色頸巾。

湘西會戰期間(也稱雪峰山會戰”),是中國抗日戰争時期正面戰場的最後一次會戰。侵華日軍此戰目的是爭奪芷江空軍基地,故又名芷江保衛戰。 第四中隊部份轟炸機派往湖南芷江機場支援地面國軍作戰。

19449月起到戰爭結束止,我父親多次出發攻擊在湖南省內附近的日軍。大部分目標是在長沙、湘潭、衡山和衡陽周圍。

(注:以下是摘自維基百科全書所描述湖南當時的歷史景...在1944年,當時日本在太平洋地區狀況正快惡化,日本帝國陸軍動員了四十萬人,並展開攻勢, 攻擊中國和美國的空軍基地以連接滿洲和越南之間的鐵路。這使各大城市在湖南,河南,廣西彼在日本佔領。在1945年春中美聯軍發起進攻,收復中國湖南,廣西一帶地區)

1944年在攝於印度卡拉奇

1945年二月攝於漢口(胸徽四中隊女神)

我父親出發有兩次是最危險。共次發生都是在戰爭最後的時候。在19457月。在一次轟炸任務返回途中上,在衡山附近,飛機上的羅盤失靈。因此失去導航系統,飛機迷航,最後用光燃料。我父親和機友在湖南沅陵附近跳傘。他們幸運能在友好的地方降落,並能安全返回基地。

194583日,我父親的部隊收到一個報告說有日軍船隻在長沙和湘潭附近的湘江搬運物資撤退。他們奉命立即起飛攻擊日本撤退船隻。在下午5點左右,父親的飛機見到數隻日本炮艦船。他的飛機立即沖下掃射炮艦。日軍開火還擊。在飛機拉起時父親看到左機翼起火。機員們被廹放棄飛機跳傘。在半空中,父親看見地面有日軍和軍狗在地上奔向他們。他又聽到槍聲,知道日軍向他們開槍射擊。他抬起頭看到他的降落傘上有幾個彈孔。當他降落地上後,他藏在一條小河邊的蘆葦內。他能聽到日軍四處尋找他們的聲音。

他藏在蘆葦中直到夜幕降臨,心情緊張一夜未眠。

第二天黎明,他看到一個年輕的農民步行去田裡工作,四處查看没有危險才走近他求助。農民了解是昨日落難的飛行員之後,帶他去見村長。村長帶父親入屋,先給父親食物吃,並換上農民衣服,休息片刻,村長派兩個親信領著父親去見在該地區遊擊隊活動地盤。遊擊隊又再派人護送父親返回四川基地。

父親在返回基地途中在新化聽到了日本投降的消息。(注:194589日,美國投下第二顆原子彈在長崎,在815日日本天皇宣佈無條件投降。)

我父親返回白市驛基地路程前後總共大約兩個星期,當時他的隊友已經放棄了他會生存的希望,因為他們已包裝好父親的物品準備送運回家。和父親同跳傘的幾個隊友以後也沒有聽到他們的消息。父親是非常幸運得到逃生。如果他在戰爭結束前幾天丢掉命的話,就太不幸了。1945821日。日本在中國的駐軍在芷江機場受降,父親當時也是駐防在芷江,所以他目睹了日軍受降整個經過。
(注:日本的正式向盟軍簽署投降是在92日在東京灣在密蘇裡號戰艦上)

19459, 我父親的部隊被轉移到武漢(漢口) 。部隊暫時住宿安置在成都模範監獄。在抗戰勝利後美員分批返國,中美空軍混合聯隊解散,回歸中國空軍,因人員減編,因此每個大隊從四個中隊減為三個中隊,最後一中隊徹除番號,第一大隊第四中隊走入歷史。

1944年在重慶白市驛機場左為父親

1224日,父親再返重慶白市驛基地,參加空軍官校考試。1946 2月春節後,他又返回武漢。在漢口見悉了我的母親。

我的父母於19464月結婚,我於19472月出生。我一出生幾日後我父親就受召前往杭州筧橋中央航校報到。但他在航校只大約大半年就退學了,因為他覺得自己是獨生子,現在自己又有了孩子,不想繼續航空冒險,我祖父又是華僑在美國. 當時美國和中國是抗戰盟友。美國對華人移民政策逐漸放鬆,所以父親就離開空軍而轉從商,希望將來能申請來美國,但是移民法律及申請程序很複雜,我們直到肯尼迪總統上任改變移民政策後才能得以全家在1964年移民到美國。我父親現在住在波士頓以南約5英里的護老院。

我父親今年己經97, 他平常很少談自己抗戰事情,我和妹妹昨天去護老院探望父親,我給他在視頻上播放抗戰期間流行的愛國歌 ‘松花江上’。 爸爸雖然年老耳聾聽不見,但他一見到在網上播的歌詞就滿眼淚水直流下來,他跟著歌詞一起高唱,又吻了平板電腦,他說這是他入伍時常唱的歌,我和妹妹也非常感動。我可見我父親雖然年紀己高在人生階段以於黃昏日落時期,但他當青年時對祖國愛國熱情並沒有減少。現在我也開始明白我父親是獨子棄學投入空軍救國,我也覺得祖父母能支持兒子投身軍旅救國的愛國情操更加偉大。

資料來源:伍國瑜之子伍俠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