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 二十八中隊邢文卓

邢海帆,原名邢文卓,1916年出生於四川省閬中縣涼水鄉。在成都受教育,空軍官校十二期生,論體格及儀錶是牧童中最具有美國電影漂亮小生風度的一個人。

邢海帆學習飛行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這一期學員,原本應于1938年元旦到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報到,接受由陸軍代訓的入伍生訓練。因南京失陷,學校遷至南昌,邢海帆等人遂至南昌報到。但入校不到兩個月,由於戰事逼近,學校再次西遷,訓練被迫中斷。11月,才正式在四川成都恢復辦學,邢海帆等學員被安排至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15期。這樣,前後接受了一年半的訓練(正常訓練只需要半年),於1939年6月畢業,經各項考試和體檢合格後,於次月到昆明的中國空軍軍官學校正式接受飛行訓練。

1941年2月10日,邢海帆所在的中國空軍軍官學校第12期共計103人正式畢業。此時,他們卻面臨困境。原來,在1940年夏秋之季,侵華日軍將最新研製的零式戰鬥機投放到中國戰場,中日空軍

經過幾次較量後,中國空軍使用的蘇制戰鬥機全面敗下陣來,被迫採取避戰策略。

同時,蘇聯與日本于當年的4月13日簽訂了《蘇日中立條約》,蘇聯停止對中國的軍事援助,中國空軍抗戰進入最艱難的時期。由於沒有可與日本空軍抗衡的作戰飛機,邢海帆等人畢業後,也只能滯留在中國空軍軍官學校,無法分配至作戰部隊,參與對日作戰。

1941年3月11日,美國國會通過《租借法案》( Lend -LeaseAct),授權美國總統“售賣、轉移、交換、租賃、借出、或交付任何防衛物資,予美國總統認為與美國國防有至關重要之國家政府”。5月6日,羅斯福正式宣佈,《租借法案》亦適用於中國。經中美兩國政府磋商,美國決定幫助中國培訓飛行員,並提供各類飛機,以重建中國空軍。

在抗戰時期,中國空軍一共派出1242名學員赴美接受飛行訓練,其中,有10余名學員在訓練時因飛行事故而殉職。由於美軍實行非常苛刻的淘汰制度,這些學員中,僅有384人順利畢業成為飛行員,他們經印度回國參戰。

邢海帆等人在美國完成飛行訓練後,先至邁阿密,再到巴西乘船,經過大西洋、地中海、中東到達印度,時間大約在1942年11月。此時,中國空軍軍官學校為了躲避日機的轟炸,已將初級飛行訓練班遷至印度臘河。邢海帆由於飛行技術優秀,被留在印度臘河的訓練基地擔任教官,培訓新入校的學員。

1944年4月,中美空軍混合團總指揮部從廣西桂林轉移至四川梁山(今重慶梁平),後遷至重慶白市驛機場辦公。此時,駐防重慶的中國空軍實力大增。中國空軍第4大隊、第11大隊,中美空軍混合團第1大隊、第3大隊,均將兵力集中于重慶及周邊地區。面臨日益強大的中美空軍,日本空軍被迫採取守勢,不再深入我大後方內地進行轟炸。 中國空軍的主要任務也由從前的被動防禦轉為主動出擊,其作戰方式也由從前的對日空中作戰為主,轉變為對日本空軍基地、交通運輸線及陸軍陣地打擊為主。

雖然作戰方式發生了改變,但高密度的出擊任務,也造成作戰人員傷亡率居高不下,使得前方急需飛行技術優秀的作戰人員。聽到這個消息,一直渴望上前線的邢海帆躍躍欲試。經申請後,他被調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3大隊第28中隊擔任分隊長。1944年秋天,邢海帆從印度回國,來到中美空軍混合團第3大隊所在地——梁山機場。

中美空軍混合團第3大隊下轄第7、第8、第28、第32中隊,4個中隊於這年5月在梁山機場短暫集中後,立即按各自擔負的任務,被安排駐防不同的機場。其中,大隊部仍設在梁山機場,第7、第8兩個中隊主要駐防地也為梁山機場。第28中隊則進駐湖北的恩施機場,第32中隊進駐湖北的老河口機場以及陝西的漢中、西安、安康機場。

從現有文字資料記載來看,邢海帆第一次參加對日作戰的時間是1944年11月17日。這一天,第3大隊集中第7、第8、第28、第32中隊的15架作戰飛機前往長沙,目標是尋找在長江和湘江上航行的日軍運輸船隊,並予以打擊。此次行動,由第7中隊的中方隊長葉望飛負責指揮,同行的中方飛行員有陽永光、邢海帆、劉超、蕭連民、劉敏堂、劉博文等人,其餘8架戰機則由美方飛行員駕駛。

當我機群臨近長沙時,發現江邊停放的日軍汽油筒,葉望飛立即下令8架美機和蕭連民、劉博文駕機俯衝下去,將其摧毀。 他則率領陽永光、邢海帆、劉超、劉敏堂駕駛戰機在高空擔任掩護任務,以防止日機偷襲。

緊接著,我機群在湘江的江面上再次發現目標——一艘日軍的汽輪,於是將其擊沉。飛過長沙時,在南邊又發現30多艘日軍運送物資的木船。葉望飛一聲令下,我機輪番俯衝下去攻擊。很快,這些木船被打燃下沉。

19日,邢海帆再次隨葉望飛出征,同行的還有劉敬堂、劉超、董汝泉、劉博文、郭汝霖等人。此次任務主要是為轟炸機護航,轟炸漢口至長沙鐵路、公路和水路沿線的日軍運輸隊伍。這場戰鬥下來,一共擊毀日軍的7輛卡車、1個火車頭、9艘運送物資的帆船和多處兵營。

812日,情報說洛陽機場敵方集中了一百架飛機,擬攔擊我方飛往鄭州炸黃河鐵橋的飛機。為了消滅這批敵機,一隊P-40鯊魚機被派出飛赴洛陽,要想在敵機停于機場上施以奇襲的打擊。

邢文卓隨著牛曾慎隊長在編隊中飛著,他們由自己陣中飛過去,繞到洛陽南邊進入。

洛陽有二個機場,白馬寺機場在洛陽城東,西工機場在洛陽城西,他們由萬五千尺高一下沖到白馬寺機場,沒有敵機停放,機場是空的,但是附近有日本人往樹林中躲跑,他們只好對人掃射一陣,就爬了尺高度通過洛陽城,地面敵人高射炮與機關槍向他們打來,安全的通過。他們再俯衝到城西的西工機場,也沒有敵機,就打燒了一個營房,以免又空手而回,轉向左飛到黃河邊,再轉來由北向南再去掃射白馬寺機場。

這次終於有收穫了,牛曾慎與邢文卓二人各自發現一架敵零式機藏在距白馬寺機場三公里遠的疏散道盡頭的掩體堙A二個人一人打一架,打完拉起後,同去的友機正好也低空通過這堙A看見這二架偽裝網蓋封著的敵機己起火冒煙。

他們雖有了一點小成績,卻不夠滿意,油彈還足够,又去黃河北岸運城機場找敵機圢,運城機場與天空都找不到敵機,回歸的途中,遇見架零式機,可是敵一遇見我機即掉頭逃去,他們因為油不夠了,也就沒有追。

他在一次拂曉起飛在機場不小心踫傷,左眉間撞破,縫了七針,但還好沒有損及他的端莊美麗的面孔,同隊的人 員而開玩笑提示著「一枝梅」(梅眉同音)他因這次受傷又耽誤了戰鬥,正如他在印度教了四期航空學生以致耽誤回國参加戰鬥一樣,他個性似乎有點急,但他本性很寬厚,所以人綠不 錯,最近於傷好後分別去湘江、長江、平漢路打過地靶,十四日他出擊武漢敵機場,擊毀武昌機場地面上的九九式轟炸機二架,零式機一架。

到1944年底,中美空軍已成功地奪回大後方的制空權。日本侵華空軍因徹底失去在空中與中美空軍抗衡的能力,被迫將在華中地區的空軍力量收縮集結在武漢附近的幾個機場內。掌握日空軍這一動向後,中美空軍隨即將主攻目標鎖定,準備展開攻擊。

1945年1月5日,邢海帆所在的中美空軍混合團第3大隊出動P-40戰鬥機23架、P-51戰鬥機5架,從湖北老河口機場起飛,襲擊武漢的王家墩、徐家棚、南湖3個日軍機場。擔任攻擊任務的我軍戰機每架攜帶兩捆(6枚)帶降落傘的炸彈,這種炸彈便於低空投擲,專門用來破壞飛機和殺傷地面人員。由於我方已對上述3個機場進行了空中照相,並展開周密部署,故而每位參戰飛行員對作戰任務和目標瞭若指掌。

邢海帆率領分隊攻擊的目標為徐家棚機場。當他們臨近機場上空時,發現停機線上整齊地排列著20多架蓋著蒙布的日軍轟炸機。目睹此景,邢海帆興奮地大叫起來,命令僚機作好戰鬥準備。同時,他將機上的瞄準光環對準最近的1架日機,果斷扣動扳機,6挺12.7毫米的大口徑機槍齊發,日機頓時冒煙起火。緊接著,邢海帆又將瞄準光環移向較遠的1架日機,又是一陣猛射,日機同樣冒煙著火。隨後,邢海帆一按電鈕,將兩捆降落傘炸彈投下,只見炸彈的白點沿著停機線散佈開來,爆炸的濃煙滾滾而上。

此次出擊,我空軍摧毀地面日軍飛機多架,炸毀機庫4棟,並在空中擊落日機數架。我方損失飛機3架,飛行員甯世榮、陳華薰陣亡,1名美籍飛行員跳傘,人安機毀。

次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3大隊再次出動P-40、P-51戰鬥機24架,襲擊日軍機場。這一次,邢海帆攻擊的目標是武昌的南湖機場。在空中,他一面用機槍進行掃射,一面將降落傘炸彈投向隱蔽日機的機堡群,並擊毀2架日機。由於多次進出日軍的對空防禦火網,邢海帆的戰機竟中彈14發。此次出擊,我空軍擊毀地面日機10餘架,在空中擊落日機1架。

1月14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3大隊又出動P-40、P-51戰鬥機22架,對上述目標進行轟炸、掃射。在空戰中,我方擊落日機7架,擊傷2架。此外,擊毀地面日機5架,擊傷11架。我方有P-51戰鬥機3架、P-40戰鬥機1架未能返航。邢海帆在這次作戰行動中擔任掩護任務,未遭遇日機。經過這幾次成功打擊,駐防武漢地區的日空軍主力基本上被中美空軍殲滅。

1945年8月15日,《中國的空軍》雜誌第86期專門登載了邢文卓(即邢海帆)發表的文章《空軍第三大隊搗毀武漢敵巢記》。他向人們講述中國空軍成功襲擊武漢敵空軍基地的過程,也讓當時的人們記住了這位抗日空戰英雄的名字。

遠征上海擊落日機

1945年4月,邢海帆所在的中美空軍混合團第3大隊參加了遠征上海的作戰行動。多年以後,他憶及當時的心情,激動地說:“大隊在早上七點起飛,迎著東方的朝陽向上海進發,仰望祖國美麗的藍天,俯視長江中下游的千里沃野,祖國的錦繡河 山,歷歷在目,一種還我河山、洗雪國恥的心情,油然而起。”

這次作戰任務的起因,還得從這年3月26日說起。美軍在付出犧牲6821人的沉重代價後,佔領了日軍重兵把守的硫磺島。次日,美軍開始實施代號為“饑餓戰役”的航空佈雷行動,對日本從海上進行徹底封鎖。此時,侵華日軍將在中國大陸上的空軍主力集中于上海、南京一帶各機場,不斷起飛轟炸機和“神風”攻擊隊的飛機,攻擊美軍艦隊,企圖阻止美軍向日本本土靠近。為了配合美軍在太平洋戰場上的行動,中美空軍決定遠襲上海、南京等日軍的航空基地,解除美軍在太平洋戰場上的壓力。

4月1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3大隊出動40餘架P-51“野馬”戰鬥機,加掛副油箱,於7點整從陝西安康基地起飛,長途奔襲上海各機場。當我機群飛經武漢、南京側邊時,發現有少數日機在遠處盤旋,卻不敢靠近我機群。因其未形成直接威脅,我機群除予以密切監視警戒外,仍按預定航行方向前進。

邢海帆所在編隊攻擊的目標是上海江灣機場,另一個編隊攻擊的目標則是上海大場機場。此時,日軍萬萬沒想到中美空軍居然遠襲上海,機場上的飛機還在照常起飛和降落。

我空軍卻是有備而來。邢海帆跟隨陽永光隊長作為第一攻擊隊,率先向江灣機場俯衝下去,同時將1架正在跑道上強行起飛的日機打中,令其當場著火墜地。緊接著各攻擊隊依次向敵機場發起攻擊,機場上到處是被打燃的飛機、汽車、建築物。此時,陽永光隊長又發現了新的目標,他分別用中英文呼叫道:“大家好好看看機場邊上那些機堡堙A都藏著飛機和車輛。”經他提醒,中美飛行員興奮不已,紛紛向機堡發動攻擊。突然間,一位美國飛行員又在大叫:“朋友們,快到機場西北角這邊來,這埵釩雃h機堡,堶掖ㄕ釭F西。”很快,8架P-51戰鬥機聞聲而去,機堡媮蘀牧滬蜀魕M一些存儲的油彈,很快被打中並起火燃燒,爆炸聲不絕於耳。任務完成後,我機群順利返航。

第二天、第三天,邢海帆又連續隨部隊出擊上海,途中未遭遇日機的任何阻攔。此時的日本空軍,已完全喪失了抵抗能力。

抗戰結束後,邢海帆於1946年10月重回中國空軍軍官學校,擔任飛行教官。在這堙A他秘密接觸到中共地下工作者,並加入中國共產黨,後前往中共中央所在地——河北西柏坡。從此,他的人生也掀開了嶄新的一頁。

1952年,邢海帆奉調從朝鮮回國,後長期在解放軍空軍學院任教,為人民空軍培養了許多優秀的指揮員和飛行員。1998年夏,年逾八旬的邢海帆在北京逝世,骨灰葬於八寶山革命公墓。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