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 二十八中隊邢文卓

出生於四川園中縣,在成都受教育,空軍官校十二期生,論體格及儀表是牧童中最具有美國電影漂亮小生風度的一個人。

812日,情報說洛陽機場敵方集中了一百架飛機,擬攔擊我方飛往鄭州炸黃河鐵橋的飛機。為了消滅這批敵機,一隊P-40鯊魚機被派出飛赴洛陽,要想在敵機停於機場上施以奇襲的打擊。

邢文卓隨著牛曾慎隊長在編隊中飛著,他們由自己陣中飛過去,繞到洛陽南邊進入。

洛陽有二個機場,白馬寺機場在洛陽城東,西工機場在洛陽城西,他們由萬五千尺高一下衝到白馬寺機場,沒有敵機停放,機場是空的,但是附近有日本人往樹林中躲跑,他們只好對人掃射一陣,就爬了尺高度通過洛陽城,地面敵人高射砲與機關槍向他們打來,安全的通過。他們再俯衝到城西的西工機場,也沒有敵機,就打燒了一個營房,以免又空手而回,轉向左飛到黃河邊,再轉來由北向南再去掃射白馬寺機場。

這次終於有收穫了,牛曾慎與邢文卓二人各自發現一架敵零式機藏在距白馬寺機場三公里遠的疏散道盡頭的掩體裡,二個人一人打一架,打完拉起後,同去的友機正好也低空通過這裡,看見這二架偽裝網蓋封著的敵機己起火冒煙。

他們雖有了一點小成績,卻不夠滿意,油彈還足够,又去黃河北岸運城機場找敵機圢,運城機場與天空都找不到敵機,回歸的途中,遇見架零式機,可是敵一遇見我機即掉頭逃去,他們因為油不夠了,也就沒有追。

他在一次拂曉起飛在機場不小心踫傷,左眉間撞破,縫了七針,但還好沒有損及他的端莊美麗的面孔,同隊的人 員而開玩笑提示著「一枝梅」(梅眉同音)他因這次受傷又耽誤了戰鬥,正如他在印度教了四期航空學生以致耽誤回國参加戰鬥一樣,他個性似乎有點急,但他本性很寬厚,所以人綠不 錯,最近於傷好後分別去湘江、長江、平漢路打過地靶,十四日他出擊武漢敵機場,擊燬武昌機場地面上的九九式轟炸機二架,零式機一架。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