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家口機場往事

 

始建於1932年的周家口飛機場,位於周口中心城區西南角、原商水縣園藝場處,現為現代城社區。80多年前,發生在周家口機場的事情令人震驚,它是中國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重大事件的重要見證。

豫東小鎮上的重要機場

1932年,上海“1·28”抗戰爆發後,中國空軍力量薄弱的現狀十分明顯。為了抗戰的需要,中央政府在全國各戰略要地修建機場,在國民中掀起獻機活動,共籌得資金650余萬元。周家口水陸交通發達,戰略地位顯要,歷史上是兵家必爭之地。當時,中央政府下達緊急通知,命令河南省七區行政專員公署迅速修建周家口機場。國民黨空軍測繪人員曾數次來周家口勘查、測繪。

國民政府征一畝地補償土地所有人30元錢,經勘丈員丈量付款。建機場徵用的土地,百分之七十為周家口富紳李國瑗(即李八少)所有,其次為周家口有名的富紳任贊亭和丁三老所有(各幾十畝),餘下的均為小戶農民所有。修建機場前,河南省七區行政專員公署(當時設在淮陽)派人到周家口征地時,向李國瑗等富紳說明是因為抗日才修建機場的。李國瑗等富紳非常開明,當眾表態,為了抗日願無償支援修建機場,並受到了國民黨地方政府的表彰。因李國瑗等人積極支持,修建機場征地十分順利。

當時,由周家口西楊莊勘丈員李林森負責丈量土地、辦理征地手續,共征地1200畝,西至原商水縣園藝場西牆,東至園藝場東牆,南離六裡莊一裡,北到周漯公路邊。土地徵用完畢,河南省七區行政專員公署即令淮陽、商水、西華三縣保甲長派民工修建機場,共出動民工2000多人。當時已是農曆四月,麥子已出穗,行政專員公署令保甲長負責估產,每畝包賠小麥150斤,折款照付。麥子割了歸種地的農民所有,雖不能吃,但能餵牲口。四邊定位後,由民工在周圍挖一丈多深的溝,溝內注水四尺多深。挖出來的土把園藝場內坑坑窪窪的地方全部填平。修建機場的民工,勞動一日工資二角五分,每星期發一次。各保甲長造花名冊,發款由專人負責,點名發放,以防冒領,從中貪污。當時沒有大型推土碾壓設備,只能由民工牽牲口帶石滾反復碾壓土地,然後用石夯夯實,以平整為標準。因機場修建人員是農民,夏收秋種季節停建,遇雨天停工,機場修建持續兩年多時間。

1934年,周家口機場全部建成。機場大門朝北,場內駐高炮連,以防敵機空襲。初建機場時派來的站長姓張,長葛縣人,其調往開封機場後,調來的秦站長,是江蘇徐州人。守衛機場的部隊是東北軍,戒備森嚴。機場內建有東屋40多間,北屋30多間,並建倉庫多座,用來存放汽油等物資。機場周圍半裡內設有崗哨,機場四周設有崗樓(木房)。飛機駕駛員每日三餐,均由周家口城內金駿齋飯莊派人把飯菜用食盒抬到機場。修理飛機由修建處負責,共兩個排60餘人,駐在周家口城內西門裡黃杏樵別墅(原周口一中,現為濱江國際社區院內)。

1937“7·7”事變後,中日戰爭全面爆發。821日,中蘇簽訂互不侵犯條約,蘇聯開始向中國提供飛機和技術支援。當年11月,從蘇聯運來的新式戰鬥機和轟炸機在蘭州組裝完畢,等待飛赴前線參戰。空軍總部決定派最優秀的飛行員、第四航空大隊隊長高志航率隊到蘭州接收蘇聯新式飛機。

高志航這個名字,無論是在中國空軍的發展史上,還是在抗日戰爭史上,抑或是在軍迷朋友心目中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作為抗日戰爭中空軍的精銳王牌,這個遼寧農民出身,卻遠赴法國學習先進飛行技術的抗日英雄的事蹟也為許多人所熟知。但許多描繪高志航英勇事蹟的傳記在一個地方卻出現了較大的紕漏,即高志航的犧牲地點與犧牲時間。

出於對英烈的敬仰,筆者便立刻開始了對當日轟炸周家口機場日軍航空隊番號的查詢。根據在《周口晚報》上發現的初步資訊,高志航犧牲於19371222日,參與轟炸的日軍航空隊從開封機場起飛。經查詢發現,開封是於193864日,徐州會戰失敗後,日軍大舉西犯,沿隴海線進攻河南時淪陷。開封機場不可能在193712月末起降日軍飛機。

此時筆者想到通過文史資料來印證高志航烈士準確的犧牲時間,從時間入手調查附近的飛機場,從而找到日軍航空隊的動向。文史資料對於高志航犧牲的時間也多有不同說法:臺灣出版的《傳記文學叢刊之二十八·民國大事日誌》中認為高志航犧牲於19371128日;《揚州文史資料》和《雲南文史資料選集》均認為高志航犧牲於193812月;近年來通過諸多口述歷史資料調查,和《周口文史資料》的記載,有學者認為高志航犧牲於19371222日(冬至日);而最普遍,且為官方採用的說法則為,高志航於19371121日,在率蘇援伊-16戰鬥機飛抵南京途中于河南周家口機場休整加油時遭日軍轟炸,壯烈犧牲。

日期確定後,便可以從日軍的角度先行查找可以佐證的資料。侵華日軍的航空力量分為兩類:陸軍航空隊和海軍航空隊。由於缺乏遠端轟炸和攻擊力量,起初部署在“關東州”(即遼東半島)的陸軍航空隊作戰半徑較小,僅能覆蓋華北的平津,察哈爾和冀北等地。平津全面淪陷後,日本陸軍航空隊才進駐北京南苑機場,進一步擴大了支援範圍。與此同時,即1937910月間,日軍在華北的主要軍事行動為忻口會戰,太原會戰,陸軍航空隊的主要作戰行動也以轟炸晉北、晉中中國軍隊陣地,掩護日本軍隊進攻太原為主。太原淪陷後,陸軍航空隊又開始針對我晉察冀根據地進行轟炸。上海淪陷後,陸軍航空隊也對南京附近的中國軍隊陣地進行了偵察轟炸。而11月末,華北的日本陸軍航空隊正針對青島,濟南和南北同蒲鐵路進行轟炸作戰,無暇也無能顧及河南戰場。

究其原因,是因為侵華陸軍航空隊缺乏遠端重型轟炸機,僅能使用輕型轟炸機(三菱九三式輕轟炸機)甚至偵察機(中島九四式偵察機)攜帶少量炸彈對地面軍隊進行攻擊。遠端針對市區,工廠和航空基地的轟炸,一般都交予海軍的重轟炸機進行操作。

 海軍航空隊是最早對我國進行轟炸的航空力量,1937814日,鹿屋航空隊的九六式轟炸機作為侵華急先鋒對杭州、廣德機場進行了遠距離轟炸。從裝備角度來看,九六式轟炸機航程高達近3000千米,可以覆蓋整個華東;另外,根據日軍戰時製作的機場示意圖來看,其海軍航空隊進駐過兩個華北機場,蚌埠機場和北京南苑機場。但蚌埠是在津浦線南端作戰中,於193825日淪陷,日軍飛機也不可能在193711月進駐。因此,北京南苑機場就成為日軍對河南進行轟炸的關鍵地點。

日海軍航空隊在侵華過程中一直以中國空軍基地作為其主要攻擊目標,是為第三艦隊司令長谷川清所說的“航空兵力覆滅戰”。在8月戰鬥結束後,日海軍航空隊以巨大的代價大傷中國空軍元氣,迫使中國空軍從江浙滬一帶向內地撤退。起初日軍認為中國空軍已經基本失去作戰能力,直到914日,第三艦隊的情報部門收到情報,蘇聯正在向中國提供飛機援助,有一部分已經抵達蘭州。101日,第三艦隊司令官長谷川中將決定將裝備重型轟炸機的第一聯合航空隊中的木更津航空隊調往北京南苑機場。

 木更津航空隊這次的轟炸目標選擇仍然具有針對性:包括洛陽、蘭州、西安等大城市,也包括周家口、歸德、鞏縣這樣的軍事要地。1024日,木更津航空隊經濟州島抵達北京南苑機場進行整備,並編入負責華北的第四艦隊作戰序列。

    關於蘇援飛機的調動整備,日軍早已得到情報,但直到11月中旬才得到準確的移動路線。1120日,日軍“中國方面艦隊”參謀長得到準確情報,周家口機場部署有蘇聯飛機,且由於連日大雨,飛機很難起飛。得到情報後,第四艦隊司令官豐田副武決定將這對蘇聯飛機的首次襲擊交予新調來的木更津航空隊。

1121日,木更津航空隊的12架九六式轟炸機,每架飛機攜帶2250kg1260kg炸彈,在飛行隊長菅久痗砟皉鶞熔v領下,從北京南苑機場起飛,前往轟炸高志航所在的周家口機場。於中午1254分抵達周家口機場上空,在2800-3000米高空進行轟炸,日軍通過目視基本摧毀了停在機場上的蘇聯戰鬥機。於下午4時返回南苑機場。

    中國空軍驅逐機隊的核心人物高志航,就犧牲於這次日軍轟炸中。而周家口機場剩餘的空軍飛行員們則化悲憤為動力,開始檢修剩餘飛機,最終維護出數架可作戰的伊-16戰鬥機。

    次日,得知機場尚未被破壞殆盡的日軍再次派出木更津航空隊的12架九六式轟炸機空襲周家口機場和洛陽飛機場,在周家口機場上空遭到中國空軍的伊-16戰鬥機攔截,轟炸機被擊落一架,重創一架。木更津航空隊草草完成了轟炸任務便逃回了南苑機場。幾日後,木更津航空隊得到情報確認,中國空軍第四大隊大隊長高志航在周家口空襲中遇難。

    據《商水文史資料》載,擊落這架日軍轟炸機的是第四大隊的一名上尉分隊長,毛瀛初。毛瀛初上尉肩膀被日軍擊中,隨後便轉移到漢口進行治療,後赴臺灣任“民航局局長”,2000年去世。

高志航犧牲後,國民政府將其靈柩送往漢口,並追贈空軍少將軍銜。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親自主持追悼會,並敬獻花圈致哀,挽聯書“高志航英雄殉國,死之偉大,生之有威,永垂千古”。老長官張學良書:“東北飛鷹,空軍戰魂“。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來應邀參加追悼會,他高度評價高志航是中華民族的英雄,是為抗日犧牲、為民族犧牲的。

1123日,日本朝日新聞報導了日軍對周家口機場的轟炸行動,但重點放在了發現蘇聯戰鬥機和所謂的“蘇聯飛行員”,以此來要脅蘇聯政府停止對中國的援助。

 據文史資料記載,高志航在日機來襲時正嘗試起飛座機迎敵,但因為天氣寒冷連日下雨未能成功啟動,在座艙中被日軍投下的炸彈擊中犧牲。就像次日為他報仇的毛瀛初一樣,這種逢敵必戰的氣概,是中國空軍的魂魄。

作者:棱鏡視野

 

日寇在周家口犯下的滔天罪行

日寇1944521日從漯河東進攻入周家口,至19458月投降,共在周家口15個月,雖然時間不長,但犯下了滔天罪行。時至今日,周家口的老年人提及此事,對日寇仍是恨之入骨……

狂轟濫炸  平民遭殃

193712月初,國民黨空軍上校高志航奉命赴蘇聯接收19架伊-15驅逐機,並於當月15日飛抵周家口。高志航飛抵周家口後,連續幾天陰雨。1222日,天剛剛轉晴,11時許,飛行員正準備吃午飯,忽然聽到嗡嗡的聲音,日寇11架轟炸機襲擊周家口機場。高志航命令飛行員趕快起飛殺敵。他不顧日機掃射強行登機,並命令軍械長馮幹卿給他調整機槍。飛機尚未啟動,敵機已俯衝投彈,高志航壯烈捐軀,機械長馮幹卿同時殉國,被炸死的還有金俊齋飯莊送飯(當時周家口機場軍人用飯由該飯莊包送)的徒弟。

此次日寇空襲炸毀國軍飛機十多架,剩餘的飛機奉命於1223日淩晨飛往南京,周家口只留毛營初隊長及一架飛機。

去南京的飛機剛剛飛走,日寇又來9架飛機,再次空襲周家口,毛營初駕機與9架敵機周旋,擊毀1架敵機,重創3架敵機。戰鬥中,毛營初的右臂被打斷,幸運的是他駕機安全降落。消息傳開後,周家口群眾奔相走告,有的去機場慰問毛營初,有的去商水王溝橋村看日機殘骸。

1938814日,駐紮在淮陽的日寇侵犯周家口,遭受沉重打擊後,惱羞成怒,不斷空襲周家口。

由於日寇不斷空襲,使周家口繁榮的手工業、商業店鋪紛紛倒閉。為防空保命,周家口群眾天不明就扶老攜幼躲到農村,天黑後才敢回家,有些群眾躲在家中碰運氣,床下、桌下經常鋪著席子,聽到警報就往床下、桌下鑽。1941131日的一次空襲,日寇炸死周家口群眾9人,其中,清和街炸死3人,丁字街炸死3人,南永興街炸死2人,三連坑炸死1人。

建偽政權  四處掃蕩

193869日,國民黨扒開了黃河花園口,雖對日寇的進攻起到了一定的遏制作用,但日寇還是從黃河北岸向西挺進。同年,日寇侵佔淮陽後,大舉進攻周家口,由於周家口人民群眾和國民黨第十四旅的奮勇抵抗,日寇7年沒能進入周家口。

1944年春,日寇為打通平漢鐵路,大舉進犯中原。由於國民黨軍隊湯恩伯部節節敗退,致使許昌、漯河等地相繼淪陷。同年5月,一小部分日寇從漯河東進,經過譚莊向周家口進犯,國民黨駐軍及地方保安團聞風逃竄,周家口遂為日寇所占,群眾驚慌四逃,日寇架起機槍瘋狂掃射,死傷無數。

日寇佔領周口後,為鎮壓群眾,在南寨西順河街路南建立軍事機關宏部,下設天野、片崗、鹽建3支部隊約500人。同年6月,日軍在南寨山貨街路西建立了憲兵隊、便衣隊,7月,日寇又在南寨山貨街路東博愛醫院建立了行政機關軍政部,下設治安維持會、警察局、稅務局等,後又成立了周家口自衛總團,下設河西、逍遙、黃灘、趙集、鄧城和郭埠口6個分團,每個分團有二三百人。此外,日寇還網羅了一些地痞流氓和國民黨反動軍官,以維持地方治安為名,在各寨門和要塞處設立關卡崗哨,檢查過往行人,發現嫌疑人員立即送往軍政部

1944626日,日寇到商水焦爐埠口進行掃蕩,搜出避難軍民40餘人。日寇用布條蒙住這些人的眼,逼迫他們跳入深坑,將他們殘酷殺害。此次掃蕩致使周家口群眾118人遇難。同年10月,日寇向南掃蕩,途經商水縣李樓村,殺死村民20余人,燒毀房屋40餘間,姦污婦女多人。

一天,一個日寇扛著大槍,走進周家口沙潁河南岸永興街的一個院落。院裡有一位老太太,日寇一見到老太太便哇啦哇啦地叫。老太太聽不懂,日寇一邊叫一邊用手拍屁股。老太太嚇得不知所措,忽然想到日寇拍屁股是不是要找廁所,便指引著日寇走到了茅房。誰知日寇拍屁股是比方著母雞下蛋,向老太太要雞蛋吃。日寇看老太太把他領到臭屎堆裡,勃然大怒,端起刺刀對著老太太的肚子狠狠地捅了起來。一個無辜的老太太就這樣慘死在日寇的刺刀下!

姦淫燒殺  殘害無辜

日寇侵佔周家口之後,把群眾當成牛馬,任意宰割。群眾不敢出門,街面上行人稀少。一天,兩個日寇走到沙潁河北岸的磨盤街時,因對道路不熟悉,朝迎面走來的一個姓韓的男青年問路,韓姓青年聽不懂日語,愣著神兒沒法回答。日寇說了半天見對方沒反應,一氣之下,將韓姓青年的耳朵割了下來。

周家口群眾對日寇燒殺姦淫的惡行早有耳聞,因此,日寇進入周家口後,成年姑娘和年輕媳婦盡力將自己打扮得醜陋不堪,有的穿大衫、戴禮帽,扮作男人,有的將鍋底灰塗在臉上,能躲就躲,能藏就藏,就這樣有時也難免遭到侵害。周家口南寨外尼姑庵有一尼姑,年僅18歲,被日寇姦污後殺害。

更可恨的是,日偽漢奸也仿效日寇污辱殘害中國人。周家口西寨一家農民辦喜事,偽團長黃文彪率領匪兵十多人闖入,戶主忙設宴招待這些不速之客。黃文彪見新娘年輕貌美,頓生歹意,示意部下開槍打死新郎,搶走新娘。

19447月,日寇在周家口南寨半拉街居民區修建操場,強抓1000多名苦力,燒毀310餘間民房,致使幾十戶居民流浪街頭,無家可歸。同年,鎮平縣商人王明善等5人攜帶黃金30兩來周做生意,住在周家口老橋南頭的一個旅店裡,被治安維持會的便衣查獲。這些便衣將黃金全部扣留,並把王明善等5人裝在麻袋裡投入沙潁河中。同年,4個南陽人到淮陽做生意,帶的扁擔裡藏著40兩黃金。日寇查獲後把黃金私分,把4人捆起來扔進了沙潁河裡。日寇還在南寨老街架設崗樓,觀察城區動靜。一天,崗樓上的日寇突然向周家口遊藝場連開數槍,當場打死群眾數人。

扒堤決口  淹沒良田

日寇佔領周家口後,為防止國民黨、共產黨部隊襲擊,當年628日,在沙潁河南岸小西門處將河堤扒開五六米寬,將河水引入護城溝,提高溝中水位。由於當時沙潁河缺乏治理,年年汛期到來時,周家口沙潁河上下游總會決口,淹沒大片良田,周家口群眾早已有了血的教訓。日寇將河堤扒開時,汛期即將到來,面對這一危險情況,周家口群眾十分不安,即派代表向日寇說明情況,但日寇一意孤行,不顧群眾死活。

幾天後,沙潁河上游下了大雨,河水猛漲,決口越沖越大,群眾萬分焦急。周家口商務會長張棟臣(當時為新街大通店經理)組織群眾攜帶工具前往搶救,但卻被站崗的日寇阻止,不准他們接近決口。到了夜間,決口越沖越大,群眾正在熟睡,忽然鑼聲四起,有人吆喝:快起來,發水了!許多群眾來不及拿衣服就逃出家門。

兇猛的洪水很快灌滿護城溝,淹沒了周家口的西部和南部,並迅速向東南方向狂奔,致使商水、項城、沈丘數百畝良田盡成澤國。

當時筆者才10歲,對此事記得非常清楚。當時,由於天氣炎熱,筆者在院中睡覺,忽然母親一把將筆者拉了起來,說:趕快走,發水了!隨後,筆者聽到街上的鑼聲、銅盆聲響成一片,有人不斷吆喝:發水啦,趕快往大街(地勢高)上跑吧!匆忙中,筆者與母親拿了幾件單衣慌忙向新街跑去。新街、老街和山貨街等街道地勢較高,群眾都往那裡跑。那時,周家口沒有電燈,加上是半夜,黑成一片,街道上人擠人,亂成一團。天明後,大家都想找個高處看看自家的房屋如何。新街路西有一戶姓王的人家,由於他家地勢較高,房屋又是磚瓦結構,因此沒有倒塌。人們都跑到他家通過窗戶向地勢低處眺望,看到房屋全都倒塌了,大家哭作一團,對日寇恨之入骨。

看守河堤的幾個日寇不知道洪水的厲害,看到決口越沖越大,便順著河堤向東往山貨街方向逃跑。住在陸陳會館的幾個日寇,睡夢中聽到街上鑼聲喧鬧,穿上衣服就往外跑,一開門發現路上都是洪水,不能行走,又回頭從後院翻過牆頭,上了河堤才保住了性命。

此次洪災,周家口群眾受害最大,無數房屋被淹塌,許多親人流離失所。受災群眾有的住進了地勢較高的親戚朋友家,有的在河堤上、背街空地處搭起簡單的草棚子,還有的乾脆露宿街頭。據統計,此次洪災造成周家口31條大小街道被淹,倒塌房屋6100餘間,失蹤200多人,無家可歸者兩萬多人。周家口明清時期的十大會館中,陸陳會館、山陝會館和油業會館被淹毀。天津鹽商黃杏樵于光緒初年在沙潁河南岸建造的別墅,號稱周家口的大觀園,此次也被洪水沖毀。

19458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當時,侵佔周家口的日寇低著頭、夾著尾巴,喪家犬般到沙潁河北岸的關帝廟繳槍投降。周家口到處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群眾歡喜若狂、奔相走告。從此,周家口人民擺脫了日寇的統治,重見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