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大隊 董益泰

近日我在觀看雲南電視臺播放的《血戰長空》電視連續劇時,看到當時中國年輕的飛行員, 駕著戰鬥機在空中與來犯的日本侵略者的空軍進行近距離的搏鬥血戰的情景, 不由想起了我家中的親人為我講述過的一段在對日空戰中的驚心動魄的往事。

我的三姐夫董益泰,曾經親自駕機參加了對日軍的空戰。他於19361月畢業於當時設在浙江省杭州筧橋的中央航空學校,畢業後即分配編入當時的中國空軍第四大隊,擔任戰鬥機駕駛員。那時的戰鬥機還是雙層機翼,座艙上沒有護罩,飛行員只能穿著很厚的皮衣皮帽,戴著護眼鏡,在3000多米的高空迎著高速的氣流,一個人既要駕駛飛機躲避敵機的子彈,又要對敵機進行瞄準射擊作戰。

 193777日,日本發動了盧溝橋事變,中國人民開始了8年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年輕的中國空軍,成為當時中國軍事力量中對日抗戰的重要組成部分,並與當時援華的蘇聯、美國空軍 

人員一起,開展了一次又一次的對日空戰。

1937年下半年,董益泰所在的中國空軍第四大隊,奉令調往湖北省樊城空軍基地。這是蘇聯空軍幫助中國訓練抗日空軍人員的重要軍事基地。就在當年12月中旬的一天,日本侵華空軍派出9架轟炸機,攜帶著大量炸彈,從華東飛向樊城上空,妄圖炸毀這個中國空軍重要的培訓基地。董益泰所在的空軍中隊,接到戰鬥命令後,立即駕機起飛迎戰。中國空軍起飛的10多架戰鬥機,迅速沖上雲端,佔據了空中有利的高度位置,控制了制空權,準備給來犯之日機以迎頭痛擊,隨即在高空發現飛臨樊城上空的9架日軍轟炸機。中國空軍立刻對來犯日機進行近距離掃射,多架日機中彈。敵機群見勢不妙,慌忙扔下炸彈,掉頭就跑,被中國空軍射中的日機,也帶傷慌忙逃竄。 

在激烈的空戰中,敵我雙方飛機上的機槍對射,董益泰駕駛的戰鬥機不幸被日軍機槍子彈射中。子彈穿過董益泰駕駛的飛機機殼,射進了董益泰的左大腿部,立即血流不止。但董益泰決心誓死保衛祖國的領空和樊城基地的安全,強忍劇痛,繼續駕機驅逐日機,直到空戰勝利結束,他才把飛機完好地飛回到基地的跑道上,這時他腿上流出的鮮血己將褲腳浸透。當他駕駛的飛機剛一著陸停穩,一枚從敵機上扔下的炸彈又在他的飛機附近爆炸。炸彈的彈片又穿進了董益泰的右大腿,他再次負傷。彈片一直殘存在董益泰的右腿裡,我幼時曾經看見他右大腿上那一處巨大的傷疤,這是日本軍國主義侵華的有力罪證。

這場空戰,由於中國空軍的英勇奮戰和巧妙的空戰戰術,使侵華日軍妄圖炸毀樊城空軍基地的目的沒能得逞,還給多架來犯的日機以重創。 

新中國成立後,董益泰住在北京。國家實行改革開放的方針後,中國老一批的空軍人員成立了北京航空聯誼會,廣泛聯絡了海內外的中華航空工作者及二戰時援華的國際航空友人,以弘揚中華航空界的愛國主義傳統和國際主義精神為宗旨,推動國際航空界的友好合作。董益泰是該聯誼會的成員,又是民革的老會員。近些年來從臺灣和美國到北京觀光訪問的中國老一批前空軍將校,在與董益泰見面時一起回憶起在抗日戰爭中為保衛中國領空駕機對日空戰那段驚心動魄的日子,無不感慨萬千。

來源:(重慶政協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