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 二十八中隊韓丕杰

修長身材,一隻有曲線的嘴說的委婉的湖南長沙話,他出擊過十多次,卻從未遭遇過敵機,不過打地靶卻有不少的傑作,一次他隨著鄭松亭隊長等到荊門機場去掃射。機場是空的,一架飛機也沒有,他們飛得很低,離地很近距離的找著,一點什麼也找不到,就對下面可疑的房屋打主意,發現荊門城與機場間偏北地點,有四間坐平列的大房子,每座房子外圍都用土堆積著高齊窗戶之半,鄭松亭隊長就下去試着向窗戶孔裡射進子彈,没有想到一次攻擊就著火,韓丕杰也下去射擊了一陣,四個人每人打了兩次,四座油庫就都焚炸著,黑濃的煙高達一千尺。事後據地面情報說:敵此次損失汽油數萬加侖。(一千餘大桶)

他在宜昌打敵人的堡壘陣地,非常準常常由瞭望孔中把子彈射進去,打完雞公山火車站的火車及車廂,看見許多當年避暑的小洋房,他心中想著這些留淪陷區中供敵軍享受的小洋房,他繞過灣子去狠狠掃射一下,也許可以打中些什麼重要人物,總之是不嚷他們有好日子過。

韓丕杰自己說,兩湖是一家,原因是他這個湖南人而要與一位湖北籍的王璐華小姐結婚了,這話叫同時進早餐的程敦榮黃義正(都是湖北籍)哭笑不得,韓丕杰臉上近來常露微笑,時時問著重慶開下來的船的旅途時間,大家都要知他要去接一下路遙遙趕來的王小姐,我自己也望著能參與一時戰地鴛鴦的歡會。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