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 第二十八中隊黃義正

我在三大隊楊昌法屋子見到他,臉上有年青人的聰慧與機警的塗抹過的但是發青光的鬍根,把他的旺盛體力洩露出來,他說他比美國人的鬍根要長的慢點,因為他一天只刮一次臉,美國人呢,一天兩張刀片。

他的出生地是他經常去炸的宜昌。正好他的老父親黃道遠先生與老母親都住在他的駐防地機場的城市裡,所以每次這個機場的飛機出動時,他的母親就在數著架數,飛機返回時,若是 飛機架數是齊全的,兩老就笑著放下了心,若是少一架或者數目不對時,就打電話來機場尋問。

穿得像外國人的飛行員(美式的軍服),就是你們所心愛的好兒子啊。那些異國情調的裝束的青年人,正就是由本鄉本土生長出來的孩子,你不聽到黃義正說的就是一口宜昌話嗎?

好,我該說一下他把人家船上桅桿木頭帶回來的故事吧。一次,他隨隊去宜昌敵機場去挑戰,沒有敵機,衝到低空沒有什麼發現,從宜都起,沿著長江巡邏打敵船,在江中你遠遠看來以為是一塊沙地小島,可是下去一打,就起了火,那是敵人偽裝的輪船,後來發現一支大木船 正在運用的物料,他飛下去掃射,沒有起火,這隻木船蓬很高,黃義正飛得太低啦,拉起時,飛機正好撞在船桅上,他感覺到一震,是螺旋槳與機艙之間一左翼翅膀硬殼撞上船桅,桅桿斷了飛出去,他的飛機沒有墜下,趕緊拉起來,發現左翼受傷不輕,還可以飛,他就爬高,以備飛機翼子脫落不能飛時好跳傘出來可是飛機真結實,居然能飛著支持他回到機場。

老父親不知怎麼也聽到說這段故事,但不知道就是自己的兒子,問著:「義正,聽說你們隊上有一個飛行員的飛機撞到船上去了居然還能回來呀,有這回事嗎?」

兒子哄瞞著說有這回事,一個廣東人幹的,可不好提明就是他自己。那隻飛機帶回了桅桿上的木頭一段,纜繩一條,還帶回來這位每天刮一次鬍子的黃義正的生命。

十四日他去武漢機場打地靶在武昌機場地面上他擊燒零一式二型戰鬥機二架。這是他遠離家人後不大顧慮己身安危得首次最精彩表演。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