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隊25中隊飛行員 滕茂松

 

滕茂松烈士(1917-1937)。先世本性毛。為明顯臣。滿清入關,屢次參加起義失敗乃隱居于安徽省舒城縣,改姓滕。世以務農為業,其父出為軍人,後業新聞,率眷居北平,中華民國六年除夕。烈士生於山西大同。烈士兄弟五人姐妹三人。

烈士在北平安徽中學高中畢業,值九一八事變。矢志報國,考入中央航空學校第六期,臨行時,其父勗以“精忠報國,不以家累為念”烈士以“不成功便成仁”為對。烈士于航空學校畢業後,任空軍第五大隊第二十五中隊少尉本級隊員。民國二十六(1937)年813日,滬戰發生,第五大隊時駐防楊州,烈士連日隨隊參加轟炸上海日本兵營各役。

2103:4504:30。揚州兩次有敵機空襲警報,惟未見敵機。至05:15分,敵轟炸機六架,突到達機場上空,因天氣有薄霧。未得警報。我機正準備飛滬轟炸,均已裝上炸彈,未能全數起飛。只霍機六架起飛迎戰,擊落敵機四架,我機亦被擊傷三架。地面飛機被炸毀兩架。烈士起飛不及,被炸重傷,殉職。追贈中尉。遺有父母。 摘自:空軍忠烈錄

日軍偷襲揚州機場,他肺部中彈身亡

在發黃髮脆的舊《蘇北日報》上,記者找到了《滕烈士殉職之前前後後》,上面記述道:

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因為八一三滬戰發生以後,揚州飛機場駐有空軍一大隊……每天飛滬助戰,敵機也就每天來揚襲擊,不時發生警報。聽到飛機聲和炸彈聲,全城民眾都在緊張恐懼的情緒之中。這天清晨,警報大鳴,並未看到敵機,大家以為無事;哪知一刹那間,聽到投炸彈聲……我機一架,追逐東去敵機,擊落兩架,機師便是赫赫有名的空軍勇士董銘德。這一役,敵機投重磅炸彈四枚,我機毀兩架傷一架,敵機被擊落三架,一落東台境內,一落龍潭附近,一落本縣六區共進(即今宜陵鎮附近),機身全毀,機外有屍三具,機內二具,已燒焦不堪辨識。我隊員滕茂松,肺部中彈片,重傷,出血過多,至縣立醫院,不治身亡。

揚州空軍以6機升空迎戰

 “8·21”揚州空戰在《國殤》第三部中有更為詳細記載:

821日淩晨345分和430分,揚州機場接到指揮部發來的兩次日機空襲警報……

5時整,機場上各戰機馬達轟鳴,開始試車,機械師和地勤人員忙於加油掛彈,飛行員整裝待發。

515分,東方發白,遠處的天邊,出現幾處小黑點,在雲層中時隱時現。由於當時有薄霧,未被地面發現。敵轟炸機6……飛臨揚州機場上空,其第一小隊俯衝而下,用機槍對停機坪上的飛機進行瘋狂掃射,隨即5250公斤的炸彈呼嘯而下,霎時間,機場上飛機起飛的轟鳴聲,機槍射擊聲,爆炸聲響成了一片,地面上被擊中的飛機燃起了熊熊大火。

日機投彈後便向東直飛,一架日機轉向西飛。三顆紅色信號彈飛上天空,丁紀徐大隊長率領的霍克機6架,強行開車,一架一架滑向跑道的盡頭,升空迎敵。其餘的飛機因有轟炸任務,掛有沉重的炸彈,未能及時出動。

在空襲中,地面飛機被炸毀2架。飛行員滕茂松起飛不及,被炸重傷,醫治無效而犧牲。

1937年,揚州機場有20多架戰機

市檔案局專家介紹:那時,揚州西門城外有個飛機場,是由於1931九一八事變後,中日戰爭一觸即發,國民政府為加強戰備,經由揚州的國民黨耆宿王柏齡、江都縣長馬鎮邦的積極籌畫,于1936年夏,在西郊(現農科所一帶)破土動工,興建軍用飛機場。經過突擊施工,于1937年夏初倉促竣工,交付使用,由上海機場開來英制雙翼飛機20多架,劃歸揚州機場指揮。

市城建檔案館檔案資料顯示:此機場占地1360畝。它位於揚州西郊司徒廟附近,東始葛莊以西,經家圩以東(西湖鄉張莊),南起謝莊(今公路北),北至大煙墩之下的蔣家莊。揚大瘦西湖校區向西是當時油庫,軍火庫設在卜家橋邊。當時有一條大道直通大虹橋進城。

揚州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