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 二十八中隊趙子清

他出生於南京城市裡,一口南京話,在我們遠離胭脂井石頭城七年之久的時日中,聽到說南京話的人,就不免思及玄武湖上的遊艇。他是空軍官校十三期生,從印度受訓返國後立即加入戰鬥隊伍。

在牧童隊中,他出擊敵陣次數最多十二,或許就平淡的看過去而不介意,因為,你隨便買點什麼小菜也要付出十二元,你給點小帳也超過這數目字,還有你如果做一個排長,你的部下數字也超過此數。你要親見你做十二次戰鬥的起落,你要能以一次機會欣賞一下他打地靶把敵人兵車汽船打中的情形,或許你要比站在剛發生災害之前發呆,還引起一些感觸。

不是每一個飛行員都能夠有好運遭遇敵機,去扮演一個打虎英雄揚起拳頭擒住猛虎那一景的, 三十二次任務中,趙子清只有一次空戰。去年八月日他們的任務是去打金口江面上的敵機,由金口一直打到嘉魚,打到新堤,孟昭儀副隊長是領隊,趙子清是第二分隊的領隊,敵零式一型機在低空,趙子清衝下去攻擊敵機,敵機轉彎半徑小,他在上面,轉的彎大,機槍開了次槍,把敵機打中冒著濃黑的煙,搖搖擺擺的逃去,趙子清是一位不大心狠的人同時也可說,趙子清是一個守本份的戰鬥員,他遵守不脫離自己的編隊的命令,他執行打下其他敵機的第一項緊追任務,沒有追過去,故孟昭儀副隊長說:那一架敵機不可能在飛回去,沒多遠一定要跌落下來的,可是趙老實人自己在戰報論上只填著「重傷敵機一架」。

他很不善於介紹自己,這是我所見的更甚於唐崇傑一位淡泊人物。在軍隊中,一般所需要的性格是進取 、好爭,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甚至有時咬住牙拿飛機與生命一擲在敵機或敵鑑上。趙子清也有這種決心,但是他深藏不露,只是一再的說我沒有什麼成就,打地靶也是跟隊長幹的,領隊給我們開路找目標,我們跟著行事而已。

他對於打地靶,自己有自己的心得,他認為打敵人坦克車、騎兵群、卡車隊、以及汽船,都可以在距地400公尺至200公尺的俯衝過程中發射,這是飛機火力最旺盛的射程,200公尺以下飛機就該注意不在固定的進行線上衝、側拉,以免被敵人地面機槍火力打中,他是如此的執行著心中的思索結果,所以從來就使得自己飛機只中過敵人一發子彈,(飛行員中被敵彈打中最少的一位)因此他從沒有迫降過,也沒跳過傘。 

我在五大隊曾見過一位小巧靈敏的(繡花姑娘)廖廣甲,廖之所以被稱為繡花姑娘,你不難想見他的細心周到,子清的身材比廖高大些,但在牧童隊中,那是矮小的,他的作戰動作之仔細,可與「繡花」相比擬。

他說話常帶和 氣的笑,笑時他的眼睛瞇成一線;在別人愛小姐們的美麗時,他卻掛一幅交通大學子女助教名叫小英的照片在床邊,我多事的問他,「這是誰?」他把眼睛瞇成一線,天真的地說:「十多年來的朋友,如今是未婚妻。」跟著他跑開去。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